【龙獒】SEIZED

*如题所见,某篇番外,完结流水账。时间就今⋯⋯昨天呗w
*如阅前文请戳头像√


《SEIZED》



4:45 P.M.

刷卡房门进屋,一打眼便看见张继科趴在床上玩手机。他塞了个枕头在腋下,手肘撑着小腿翘着,目光锁屏全神贯注。马龙抄起床头闲置的枕头照他屁股揍上去,见其不动,又揪住他的枕头用力将它扯出来。

“张继科儿!”

床上失去支撑的人就势懒洋洋滚了一圈,扔了手机,以仰躺姿势面向马龙张开手臂。

“马龙。”张继科眯起眼睛乐滋滋道,“抱一个。”

马龙本还觉得张继科对他这卫冕冠军缺乏热情,转而又被眼前两条胳膊搞得一愣。

“我这还没洗澡呢。”马龙扯扯球衣,提醒张继科他还带着一身臭汗。

“是呀,臭死了你。”张继科鄙夷的抹了下鼻子,忽然伸手揪上他领口,身子一抬嘴巴一噘,在马龙脸上留了个吻。他松开手,抬腿把马龙拱开:“去去去,快洗澡换衣服去。”

马龙三下五除二脱掉上衣甩到张继科脸上,在对方扒拉衣服的呜呜声中转身去浴室。茶几上张继科给他留了半块蛋糕,张继科嗜甜,奶油已被搜刮得所剩无几,以至表面斑驳看上去甚是倒人胃口。马龙为面相不佳的垫腹食物腹诽数秒,认命地揪了一块塞进嘴里。关上浴室门他才开始咀嚼,一边找洗浴用品一边盘算晚上说什么也得买块新的。


5:00 P.M.

比赛打完了,但晚上要开会,开完会还要聚餐,留给马龙休息的时间并不多。好在他有额外福利——这回换成他趴着,张继科骑在他背上给他捏肩。

他们以前有约定:若一个人在大赛里夺冠,另一个就得屈尊好生伺候。头几年张继科赢得多,享受起来跟大爷一样,抖抖腿拱拱肩,一会这儿一会那儿,直到马龙忍无可忍上手拧他耳朵,两人厮打成一团;后来马龙成绩占了上风,张继科开始绞尽脑汁耍赖,手指疼手腕酸,不过没关系,马龙自有方法让他服气。

去年奥运会算是一次例外。那次不怪张继科耍赖,他连耍赖的心情都没有。决赛结束后张继科整晚对马龙不予理睬,说话应付也就算了,连眼皮都不给他抬。尽管有点恼火,马龙依旧对此采取惯常的放置处理。果不其然,第二天团体赛第一轮结束后张继科主动来敲马龙的房门。他撑在马龙的门缝里哼唧着问:“我能把昨天的捶背补上吗?”


今天进展前所未有的顺畅,张继科没耍赖也没闹情绪,反而看上去比马龙心情还佳。马龙倒没指望他捏肩能捏出什么门道,不过就单纯地让他在自己背上玩一会也挺好的。张继科给马龙后背各处戳了个遍,最后上身一栽,嬉皮笑脸倒在马龙背上。他手绕到前面去鼓捣马龙的腰,马龙怕痒把他拍开:“有话快说。”

张继科的发梢蹭着他后颈。背上传来闷闷的声音:“你把我的小胖惹哭了。”

马龙听了他的发言,一时间有无数句想说的却不知说哪句好,只能由此断定张继科的问题问得有点让人无语。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惹哭他了。”默然片刻后他翻身把张继科抖下去,再将人揽住压在下面。他对着他的眼睛,带了点撩拨意味地说:“没惹哭你我就很知足了。”

张继科反常地没吃他那套,啧了声,不加力道地捏马龙生了胡茬的脸。

“马龙,你过分了啊,我什么时候被你惹哭过?”

马龙心说提起往事是你自找的。

“咱俩刚处对象那会儿,是谁动不动就唧唧歪歪的?嗯?”

他把着对方的棉质短袖的下沿从腰部往胸口上推,让健康的深色皮肤和胸前秀气的纹身袒露出来,同时添油加醋地帮张继科复习将近十年前发生的种种:

“你找我约架,我不理你你要哭,我理你你还要哭,还什么都赖我,输球了赖我,状态不好你赖我,连日记本丢了你也赖我,当时我就纳了闷了,国家队里怎么会有你这么麻烦的家伙。”

张继科板着死鱼脸阴森道:“哦,我那么讨人嫌,那你跟我处什么对象。”

马龙停下他胸膛上作恶的手,故作无奈耸肩道:“责任感使然,不能放你出去危害社会。”

“你他妈得寸进尺,还敢反咬,明明是你太气人!”张继科上手就往马龙腰上掐,“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今天老子就灭了你这罪魁祸首为社会除害。”


5:40 P.M.


张继科用脚趾勾马龙的小腿。

“你今天干嘛说那话?”

马龙偏头望了他一眼:“什么话?”

“啧。”

张继科捞过手机,把马龙的赛后采访搜出来,“‘我要感谢继科儿,以前仰望他现在终于跟他并肩’⋯⋯什么什么的。”

“哼哼⋯⋯你不是不明白,你就是想听我跟你告白,”马龙又横了他一眼,“张继科儿,套我话?你心眼儿够多的啊。”

张继科往他小腿上踢了一脚:“就想听你说,咋地吧,你说不说?”

马龙憋了一会儿,认栽地咧嘴笑了。

“我开心啊。小胖长大了,弟弟们都长大了。从前你跑得太快,我想再不追上你就没机会了。”

张继科说:“我比你大。”

马龙:“哼嗯?”

“我说生理年龄。”张继科想了想又补充道,“你还能爬。”

马龙在淡黄色的灯光下闭目养神。

“大不大的,能差几个月啊。”他轻描淡写地说,“你家小胖比我小九岁呢,我能跟他比啊。”

曾以时光为题开过各色各样的玩笑,给小胖当经纪人也好,一起游东京也好,或为一时插科打诨,或为某种心照不宣的礼节,或为对职业生涯越来越短做出最温和的敷衍。

张继科想,自己不正是在对时代妥协和坚持自我间来回撕缠么,谁想服老啊,可他这回⋯⋯打的叫个什么玩意儿。

可他不能顺着马龙说。

“你还得个冠军呢,我还给你捶背捏肩了呢。”张继科嗤了声,“马龙你少刺激我,小心我打你。”

马龙在嗓子里咯咯地笑,张继科拱进他臂弯里。

“马龙,你别乐,我没跟你开玩笑,有时候——尤其是这两年——我真挺想打你的。”张继科嗡声嗡气说,“你知道我,我受不了被人压着打,别人还差点,主要是你⋯⋯你一比我强我就想打你。”

“哦,那你怎么不打我啊?”马龙好似无辜的说,似对此类威胁论司空见惯,“你也知道我,你打我我从来不还手的。”

张继科腾地坐起来,指着他鼻子骂:“你这屁话说的,把你打坏了以后谁跟我过日子啊!”

马龙忍不下去了,笑得胸腔连着腹肌都在发抖。他把吃了枪药的张继科摁回枕头上,才不承认自己十几年来一直最享受把张继科惹生气再哄回来的乐趣。



6:00 P.M.

手机闹钟准时响起,二人你推我搡着起床。

“我要那条蓝色领带,你别跟我抢。”

“谢了,蓝的归我了。”

“马龙你这贱人。”

“嗯哼,挺好看。”



今天他们还有很多事要做。


END.

其实应该是《having been seized》但是题目这么长感觉很奇怪_(:з)∠)_

好了我圆满了,有缘再见√

 
评论(8)
热度(264)
  1. 井井不正教主 转载了此文字
© 不正教主|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