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獒】镜像(下)

前文:镜像(上)


     《镜像(下)》


      团体决赛夺冠后,马龙骤然成为了娱乐节目炙手可热的邀请嘉宾,一回国便被各色商业活动缠住了。此后一个月他都忙得难以脱身,平均不到三天就要赶一趟航班,连个睡个好觉都嫌奢侈。


  他和张继科也就没再联系。倒也不是真抽不出空来,而是发自内心地词穷。他也不是个死皮赖脸的人,张继科都叫他好好打球别多事了,那他还能说什么。


  他飞去长沙录节目,天气潮闷,热气压得他心慌。休息不足外加心事重重,引发了算不上什么毛病的频发室早。唯一算得上安慰的是,他参加的这期综艺节目里节目组为他邀请了Jolin,他偶像,她的歌他从小听到大。


  不过见到真人他也就兴奋了那么一瞬,接下来的录制中他甚至表现得有些麻木。


  “想让Jolin唱哪首歌给你呢?”主持人问。


  Jolin的歌不乏有些歌名或歌词表述劲爆的,明摆着是个挖了坑的问题。马龙觉得张继科未必会看综艺,但保不齐会为了瞅一眼自己打开电视。想到这儿他恶向胆边生,开口道:“今天你要嫁给我。”


  几位主持人发出怂恿的调侃声,Jolin腼腆地笑了,他也跟着笑,现场气氛很是不错。Jolin是大方的姑娘,也没什么好避讳的,淡然牵着他的手带着跑调的他把歌给唱完。


  节目录制结束后他到后台找Jolin合影,刚才他太紧张,手心出了许多汗,想必也蹭了她一手,合影顺便也好跟她赔个不是。


  Jolin笑了:“有心事?”


  他搓着掌心,搓来搓去汗水也抹不干净。烦躁,真是烦躁。


  “也不算。”


  “能喝酒吗?去喝一杯?”


  马龙酒量尚可,再怎样也不会喝不过一女孩子。反正他也亟待找个什么出口发泄一下,没多想就答应了。他们没走太远,在附近找了家低调的酒吧,各自点了杯度数不高的鸡尾酒。


  “今天我又实现了个梦想。小时候我就总幻想着跟你同台唱歌。”他喝了口那清爽的饮品,说。


  Jolin笑道:“觉得自己很幸运?这些都是你自己赢来的。我读过你的传记,真的很感人,很励志。”


  马龙没说那传记是张继科给他写的,他自己都没看过,难保里面没有什么添油加醋的成分。他说:“我的人生一直就是这样,有梦想,实现它,再有梦想,再实现它。我曾经做梦都想要个大赛冠军,结果没多久我就得到了;然后我想要成为大满贯,没多久又成了真。我能当世界冠军,能和偶像一起唱歌,我也很奇怪,好像机遇总能被我抓住。慢慢地我就有点好了伤疤忘了疼,觉得只要我努力了、付出了,回报早晚会来。”


  Jolin道:“可如果真的都是那样子,你还有什么值得烦恼的呢?”


  马龙自嘲道:“是啊,就因为这样,碰到冥顽不灵的家伙,我才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Jolin点到为止地表示感兴趣:“女孩子?”


  “差不多吧。”


  “这有什么难?果敢点,也跟她说‘今天你要嫁给我’啊。”


  马龙把张继科听到这句话后的反应在脑内预演了一遍,认定这实在是个糟糕的主意。然后他寻了个相对僻静的地方,拨通了张继科的电话。


  “在做什么?”


  对方的声音低低沉沉:“在修片子,之前在巴——巴蜀拍的那个。”


  “不看电视?”


  “看什么?”


  “看我。”


  “嗯?你有比赛?”


  马龙气得想笑:“脑子呢你?奥运会刚结束,哪来的比赛。”


  张继科沉默半晌,才恹恹道:“哦。”


  “继科儿,这么久了,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你就一点不关心我这段时间都在干什么?”


  “我的龙队,你这大红人,现在电视电脑上都是你,活蹦乱跳一个人,我有什么好关心的?”


  马龙闻言更生气了,虽然从侧面得知张继科在通过其他方式关注他,他还是忍不住阵阵搓火。


  “那你呢?你倒是给我来个音啊?张继科,半个月了,我他妈连你人在哪儿、干什么呢、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我都快憋出心脏病来了,你倒好,看看电视上上网,小日子过得挺安逸?”


  他喝了酒,脑子乱哄哄的,说话也没轻没重,带了脏字不说还尖酸无比。他说完了也恼,碰上个张继科,他马龙这温吞个性也有气急败坏的一天。


  话筒里传来张继科的呼吸声,一轻一重交叠着,像锯子来来回回撕扯他的耳膜。


  “我没有过安逸日子。”张继科的声音在抖,“龙,马龙,我一天没有胆量回应你,就一天过不了安逸日子。我刚才特想骂你,可我骂不出口。算了,如果你觉得我不懂事,就别联系我了吧。”


  马龙心如刀绞:“继科儿……”


  没等他再说什么,张继科就把电话挂了。他泄气地扇了自己一撇子。多少年前他在比赛里丢了关键球就这样惩罚自己的。


  张继科不是一个塑料球,他却莫名奇妙地一巴掌把他扇飞了。



  没过几天又有电视台跟他邀约,他简单问了下,觉得节目内容不错,可以列入考虑范围。主办方告诉他,他得选一名关系亲近的人做搭档,友谊与合作也是节目的一大看点。


  那边人提议:“您觉得您的队友兼师弟许昕如何?你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参加奥运会争夺男单金牌,然后又合作无间拿下团体金牌。网友们可都戏称你们是‘相爱相杀的好基友’呢。”


  马龙暗自嗤笑,娱乐圈尽搞那些卖腐套路骗小姑娘,听着都腻歪。他故作迟疑道:“这不太妥当吧,许昕有女朋友,要抽时间陪女朋友的。”


  “那您有别的更合适的人吗?”


  马龙道:“我有个‘朋友’,”他别有深意地重读了朋友二字,“他叫张继科,人长得很好看,我们关系也非常好,他是个很专业的摄影师和纪录片拍摄者,我的传记也是他代笔的。你们觉得可以吗?”


  主办方为难了:“这,您的朋友条件是不错,但我们的意思是,嘉宾嘛,尽量得是有些名气的,毕竟娱乐是一方面,收视率也是一方面……”


  “哦,没关系,那就算了,我本人也更想多投入到训练里。”


  上节目的事儿就这么吹了,这事某种程度来说也是三创任务,他一两句话随便给搞砸了,回头又得好一顿交代。


  他在电话里跟张继科说:“我琢磨着,要是成了,我就在节目里对着镜头直播给你告白。”


  张继科说:“吹吧你,刘指导分分钟把你踹回省队去。”


  马龙说:“打完联赛这场我回去找你。继科儿,好久没见面了,你还在北京吧?”


  “在啊,不过你不用来了,”张继科说,“我要去澳大利亚拍活化石,明天就出发了,你赶不上,别瞎忙乎了就。”


  “啧,你怎么,怎么老跟个流窜犯似的。”马龙嘴里抱怨,他把手机夹肩膀上,手上精确无比地粘着球拍。其实他还想怼他几句,可想来想去似乎又没什么好怼的,于是他说:“那你加油。”


  “嗯,你也是,比赛加油。”


  


  2017年,张继科突然火了。他的人气,像被火星燎到的荒原,轰轰然烧透了半边天。


  马龙也吓到了,他从未见过有哪个拍纪录片的能卷起这般阵仗来——他的系列片播出后,骤然间掀起了全国近乎疯狂的科普狂潮,几乎全中国的少女都在尖叫要嫁给张继科,甚至有网红公然宣称愿意以身相许,跟随“科科”出生入死。


  “我只是就做做自己想做的事而已啊。”


  面对别人的镜头张继科显得拘谨多了,他真不知道那些脑残的问题该怎么回答,他可以回答些专业相关的,八卦他就不善于应付了。


  记者问:“请问科科,你从事这方面工作多久了?”


  张继科很无语:“看看最早那部片的时间不就得了,这也要问。”


  记者接茬道:“有十年了吧?是不是很辛苦?听说您有过只身进入亚马逊森林的经历,没有帮手是不是很孤独?”


  张继科道:“凡是取得一点成就的,谁的十年不辛苦,谁的十年不孤独?我拍纪录片,记录了许多别人看不见的,也为它失去许多自己本该看得见的,现在它暂时告一段落了,看不见的我也能看见了。所以你问我孤不孤独,我觉得我不孤独,有人愿意当我的镜子,把他的孤独分享给了我,让我知道他在和我并肩而行,而不是我去追他,既然如此我有什么好孤独的呢。”


  饶是记者们使劲浑身解数百般追问,也没能撬开他蚌壳似的牙关。他对自己的自制力很有信心,自始至终也没说出那“镜子”是谁。


     网络四通八达的时代,信息是透明的,敲敲键盘,唾手可得。没过多久,有人便扒出张继科在15年时曾给马龙代笔写过传记。马龙的粉丝们翻出老照片,惊喜地发现当时和马龙形影不离的那个迷之人物,正是如今大热的纪录片导演兼摄像师张继科。


  “这下好了,比纪录片还精彩。”马龙在电话里调笑张继科。他在打全运会,张继科彻底被八卦的力量吓傻了,躲在家里不敢出门去看他比赛。


  “真是,你还笑得出来。”


  “要被人知道我在追你,你的小日子就更没得过了。”马龙忍不住笑眯眯的,“已经有人猜到之前我奥运会的那个心是给你比的了。”


  “饶了我吧。”张继科叫苦不迭,笑意却控制不住般直往唇边漾。他面前电脑的桌面上,赫然是他亲手拍摄的那张马龙比心的照片。

 


  “继科睡马龙,那怎么行?马龙有女朋友的,我睡了他,那他女朋友怎么办?马龙女朋友可漂亮了。”


  张继科在卧室里玩直播,马龙在厨房听见他满嘴跑火车笑得浑身发颤。他把卖相不佳却诚意十足的拍黄瓜端上餐桌,招呼张继科直播结束过去吃饭。


  他宠爱地提了提张继科的耳朵:“一天不搞事情你就难受是不是?”


  “这也叫搞事情?”


  “你说呢?”


  “搞就搞吧。我饿了,得先吃饭。”他夹了夹筷子,精准无误地伸向那盘黄瓜。

  

  马龙清楚,哪怕他还排在世界第一,自己也在慢慢步入职业生涯的尾声。他已经29岁了,小孩子们逼得太紧,叫他全运会打得无比辛苦,好在他依旧不温不火地赢到了最后。当冠军蒙上一层悲壮色彩,这份殊荣反倒更让人着迷了。


  马龙与如今大红大紫的张继科关系密切,之前推掉的那档综艺节目果然又眼疾手快想起了他——他们终于意识到自己曾放过了多么大一份商机。


  马龙是个大度的人,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他把决定权交与张继科:“去不去?”


  “去呗。”张继科说。


  节目里他们玩得很开心,一切都顺畅无比,如果不算其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插曲。


  张继科掉海里了,马龙不由分说跳下去把他捞起来,他为张继科抹开脸上的水,怀里的人不敢睁开眼皮,脸都吓白了。


  马龙瞠目结舌:“我说你个拍纪录片的居然不会游泳?你能告诉我这么多年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吗!?”


  张继科委屈极了:“所以我从来不拍与水相关的主题啊……”


  马龙趁火打劫:“得,以后要是你拍不了的我替你拍了,不许反驳,敢反驳再把你扔海里去。”


  除了点头,张继科哪还有别的选择。


  录完节目,怀揣熊熊八卦之魂的记者们乌泱泱围了上来:“你们关系真好啊!”


  “是啊,阿嚏!”


  “请问马龙,之前科科在直播里说你有女朋友,是真的吗?”


  马龙没好气地横了张继科一眼,抽了张纸巾摁在他汩汩流水的鼻子上。他拨开记者贴近的镜头,面无表情地说:“隐私问题我怎么回答?反正你们觉得有就有,你们觉得没有就没有,爱怎么想怎么想吧。”


  现场爆发一阵嬉笑声。记者放开马龙转向裹着毛毯瑟瑟发抖的张继科:“那请问科科,在节目里你和马龙合作得非常完美,你们以后还会一起参加活动吗?”


  张继科当着镜头很大声地擤了把鼻涕,可见国民老公的形象他是真不想要了。


  “不会了吧,我马上要去非洲踩点拍摄日全食,近期都没这方面安排了。”


  “那还会给马龙写传记吗?今年也发生了许多事呢。”


  “不写了。”张继科说。当然不能写了,马龙说过隐私不能暴露,他把自己写进去算怎么回事。


  


  “我的面前是东非大裂谷,世界的光芒正一寸一寸被吞噬,余烬铺在山峦之上,我仿佛觉得,那裂谷犹似我心中的一道刻痕。”


  张继科站在埃塞俄比亚高原,他的声音在手机里化为无线电波,跨域七个时区落入马龙耳中。


  马龙闭上眼,他缺少耳濡目染,不太能完全想象到那幅辽阔的场面。


  “那么,刻痕能补上吗?”他问他。


  “可以的。”张继科说,“你已经把它填满了。”


  “嗯。”


  天地完全被夜色笼罩了。张继科眺望太阳的残影,那悬在空中戒指般的光晕:


  “龙,谢谢你。”


  他对他的镜子说。


      【END】


       

  龙獒  
评论(16)
热度(377)
© 不正教主|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