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獒】英雄的黎明(中)

*现实向,嗯。

*《英雄的黎明(上)》

————————————————————

“我能问一下,你对我,究竟是什么感觉吗?”

 

马龙问完这句后,至少有一秒钟张继科是懵的。他古怪地看了马龙一眼,问道:“咋?你想让我夸你啊。”

 

马龙不知以何种言语应对,怔怔地立在球桌对面与张继科对视。张继科说:“你确实表现得挺好的,吓到我了都,真的太厉害了,要不我哪能被你打得跟孙子似的。”他说着又配以几声毫无养分的干笑,“你别用那眼神看我,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又没骗你,你无辜个啥呀,我要能把你夸出花来还犯得着在这打乒乓球么,早回去写小说了。”

 

这下马龙终于听出张继科话里似有似无的尖刻了,他有些急,张继科曲解了他的意思,他又不善表达,而现在绝不是该把关切扭曲成挖苦的时候。他绕过球桌到张继科身边,抓过对方的手指握在手里:“继科儿,你别激动,我不是那个意思。”

 

张继科的眼神和语气一并冷了下去:“那你什么意思?马龙,我知道你现在得到自我升华了很开心,但你能不能别挑这个时候惹我?”

 

“不是,我……”

 

张继科拨开马龙,极为烦躁地叹一口气。他在心底骂自己,张继科你怎么那么没出息,能不能把小情绪憋回去,能不能不要乱撒气,能不能别变得连自己都瞧不起。他提炼出为数不多的理智强迫自己思考,认为当下自己急需冷静。他现在就是一桶白磷,稍微给点摩擦就会引火烧身,为避免这把火烧得太难看,他还是在调节过来之前离马龙远点比较好。

 

然而马龙不让他躲,按住他的肩膀把他搬回来:“张继科儿!你看着我!你是真不懂我的意思还是故意装不懂?我在你心中究竟占着个什么位置,你敢不敢给我个正面回答?”

 

张继科徒劳地动动嘴巴,到底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对于马龙的问题,有个答案在他身体里,躁动着、蓬发着、呼之欲出,只是当他有意表达时却忽然淤塞住,堵得他心尖连着喉咙口隐隐作痛。作为一个一向心直口快的人,倘若没有一个准确的词汇来定义那份情谊,他也不愿含糊其辞;而似乎只要他说不出,他就永远不可能辨别得清马龙于他而言究竟占据着什么位置、坐拥哪般分量。

 

他不知道,如果把马龙从他生命里剥离出去,亦或是马龙前行得太快把他甩得太远,他会不会六神无主,会不会像个在荒山野岭迷路的傻瓜找不到方向。

 

“你是我的对手、好朋友,超越你是我的目标,然后我也一直都希望你好好的,希望你实现梦想,反正你取得今天的成就我发自内心为你高兴的……你等会我去擤个鼻涕。”他吸了吸鼻子,转身去包里翻纸巾。也不知是不是体内的流感病毒产生了抗药性,鼻腔里酸不拉几的,状似又要淌水了。

 

马龙自然而然接过他手里的纸巾,摁到他鼻子上帮他擦鼻涕。马龙柔声道:“可是继科儿,你不觉得这样的说法很矛盾吗?”

 

张继科感到费解,瓮声瓮气地说:“什么矛盾?”

 

“啊呀,龙队早!科哥早!哈哈哈正副队长一大早就柔情蜜意啊,注意影响!”

 

球馆里陆陆续续有人来了,远远地跟他们打招呼,队友们来大多是给他们当陪练的,这意味着马上他们也得投入到训练中去。天越聊越长,照这趋势一时半会儿也收不了尾。马龙纵有一肚子话想和张继科说,当下也只好捡个重点剩下的日后再议。他刮了下张继科红润的鼻头:“愿意的话就来找我聊聊,我等你。”

 

“还聊啥啊,还想听我夸你啊。你可放了我吧,我就一小学文化,词穷。”张继科说,“走吧走吧,该训练了。”他把沾着自己鼻涕的纸巾从马龙手里抽出来扔到垃圾袋里,下令驱赶身边这位令他烦恼的家伙。而马龙身形纹丝未动,仍定定望着他。

 

“我喜欢你,继科儿。”马龙说,“就是你心里想的那种喜欢。”

 

 

 

 

张继科觉得马龙疯了。

 

这是里约奥运会乒乓球男子单打决赛结束后的第一个早上,在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早上,正当张继科决定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时,昨天在决赛里痛抽了他一顿的马龙向他告白了。马龙对他说“我喜欢你”,他有一瞬间怔忪,随即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委屈,委屈里掺有一丝难于言说的屈辱感。

 

“你有毛病吧!”张继科瞪大眼睛,他眼皮老张不开,导致他做这个动作时眉毛就掀得很高,显得更气愤了。他搡了马龙一把,不可置信地说:“马龙你真当自己得了个冠军就通天遁地无所不能了?敢情这么半天你在套我的话啊?你还有脸问我把你当什么,你当我是什么?你是不是认为你赢了我我张继科就该对你崇拜得不得了,乖乖把自己洗干净了送你床上去啊?”

 

“这都什么跟什么!你想哪儿去了!”马龙压低声音急切道,“你别胡闹,我没有那个意思!”

 

“你离我远点!”张继科羞恼地说:“否则我把擦过大鼻涕的纸全糊你脸上去!今天咱俩分开练,你给我到最远的桌去,别老在我眼前嘚瑟。”

 

他说完拎着包和球拍走了,之后都没再搭理马龙。短短一天里他三观硬是被颠覆了几翻,他就奇了怪了,得个大满贯真能给人那么大刺激?他当年夺冠也没怎样的啊,放在马龙身上,好端端个人怎么就疯了。晚上他不乐意去找马龙,便拉着小胖樊振东窝在房间里看战术录像,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不知不觉已然入夜。小胖作息时间一向规律,自身也没有比赛,出于革命友谊就意思意思地陪他看看,看着看着也就困了。小胖那边呼噜声起,而其实张继科这边也没太看进去,否则也不会一遍遍重复。他脑袋里依旧盘旋着乱七八糟的琐事,但他需要记住录像里很多东西,注意力不集中,只能硬往脑袋里塞。

 

他在想马龙。马龙烦人,真烦人,老留个影儿在他眼前晃悠,赶都赶不走。他盯着录像看,不知何时录像里打球的外国选手影影绰绰换成了马龙的样子。马龙挥着球拍使劲抽他,抽完无辜又义正言辞地说:“我喜欢你,继科儿,就是你心里想的那种喜欢。”

 

“去你大爷的,疯子。”张继科啪的一声合上电脑,脸上燥腾腾的。他跑去浴室用凉水洗脸,抬起头,镜子里的人面颊泛着粉红,眼角带有醉色,睫毛滴水,宛若刚哭过一般。

 

 

 

他又做了一个梦。

 

与其说是梦,不如叫回忆更准确些——他所梦到的皆是切切实实发生过的。神经学介有一种说法,说人并不会真正忘记什么事情,而是在生命的进程里,为了提高记忆的效率,更为统筹和主线的思维将那些零碎的记忆掩盖了,正如某些大脑死得不彻底的植物人恢复智力那样,如若给予适当的刺激,那些我们自以为被忘记的事将统统被想起来。

 

张继科本以为,他早已忘了十年前自己还真曾为马龙哭过。

 

他们的故事说起来比那些烂大街的地摊文学还俗套。小张继科一路高歌猛进杀进国家一队,他自小心高气傲,性格乖戾,不过水平算得上不错,难免看谁都不顺眼。教练肖战非常头疼,对小张继科说,你这么飘会摔死的。小张继科不服:我厉害你还不让我飘了,岂有此理。肖爸拿他没辙,于是跟他说,你去看看别人家孩子,人家可稳当了,哪像你整天就知道嘚瑟。小张继最讨厌有人在他面前夸所谓“别人家孩子”,便怒气冲冲去找那个“别人家孩子”,要和人家一决高下。

 

理所当然的,肖爸口中的“别人家孩子”正是二队的小马龙。彼时小马龙正在和人对抗,乒乓球被抡得满桌子乱飞,小张继科坐在一边的凳子上盯着马龙白得晃眼的身影,去记住这位“别人家孩子”的模样。小马龙打了一个烂球,恼火地扇了自己一巴掌,然后朝球飞走的方向小跑过去捡球。小张继科倏然就笑了,塑料球滚到他脚下,他拾起来,不嫌脏地抹净上面的灰尘。

 

“喏。”他冲小马龙招呼一声,把球抛了过去。小马龙一伸球拍,乒乓球轻快地在塑胶面上弹跳一下,牢牢落入掌心。

 

“谢谢。”小马龙冲小张继科明滟地笑。他梳妹妹头,看起来年纪非常小,脸圆圆的,一笑起来更是毫无攻击性。小马龙说:“我认识你,你是一队的张继科儿,听说咱们俩同岁,你都进一队了,真厉害。”

 

小张继科被夸得舒服,故而也不介意顺势奉承小马龙几句:“过奖过奖,你也不差,照你这水平马上就能进一队了。”

 

小马龙挠挠头,羞赧地笑了:“尽量呗,我还差点儿。”

 

“哦,那你加油。”小张继科说。他看了眼表,到点该吃饭了,“那我先走了,你快点往上爬,我等你。”

 

小马龙说:“好的。”

 

没过多久,小马龙果然进了一队成了小张继科的队友,很快他们成为了好朋友。小张继科很久没找那般的活力了——小马龙简直是他的能量源,他喜欢和小马龙粘在一起,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偷偷出去租碟片看动画片。他们离参加大赛的年纪还远,但进步在他们身上令人惊喜地发生着,教练们说,这就是竞争的力量。小张继科不以为然,他觉得他们还是友谊的成分多一些。他特别喜欢跟小马龙分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比如:“马龙,下届奥运会咱俩争金牌吧,北京呢!”

 

小马龙没他那么天马行空:“咱俩还早呢!”

 

小张继科不高兴地说:“你别那么没自信啊。”

 

小马龙干咳一声,不太好意思当面打击他,于是给了个比较中肯的建议:“自信基于实力么,不过要是咱们努力,下下届还是有希望的。”

 

“我不管,反正我要打奥运会。不就是训练么,我才不怕,只要能得世界冠军,累我死都行。”小张继科说,“男单名额我扣下一个了,剩下那个你自己看着办吧。我等你啊。”

 

“不是,这……你说扣就扣啊?”小马龙哭笑不得:“好吧好吧,服了你。”

 

然而,小张继科的雄心壮志没能持续太久,时光又是一晃,转眼一年多过去。刚还是其乐融融展望着北京奥运会,再一回过神时,小张继科却已经站在北京车站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攥车票木然地阅读上面的铅字。在他的前方,北京开往济南的检票口处堆满了陌生人,他们推搡着咒骂着,声音模糊,像风穴里倒灌了海水。眼泪从小张继科眼中掉出来,砸在车票上,硬质纸面渐渐地泡软了。

 

他一边哭一边在心里骂马龙混蛋。这一年他犯了很严重的错误,按照规定被踢出国家队发配回省队去了。昨天晚上他收拾好行李,坐在空床上枯坐许久,好不容易做好心理准备才敲开小马龙的宿舍门,去跟他最好的朋友道个别。

 

“马龙,我一定会回来的。”他死死抓着小马龙的衣袖,说得很艰难,亦不知是跟小马龙承诺还是在说给他自己听,“我们说好一起打奥运会的,你等我回来好不好?”

 

“不好。”小马龙扯出他手中的衣料,说。

 

 

【TBC】


别找车了,车在下章,居然还没写完一点也不susi。

  龙獒  
评论(6)
热度(235)
© 不正教主|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