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獒】《SEIZE ME!SEIZE ME!》①

*依旧是个想发车没发出去的玩意儿,现实向奶龙×奶狗,时间为继科儿刚从省队流放回来的那年。

*有点病,有点雷,没有tag,食用请酌情。

————————————————————————————————

《Seize Me! Seize Me!》

 

1.

 

两间宿舍隔着一堵墙,墙的这边张继科在写日记,墙那边马龙在读英语。时值每晚熄灯前黄金半小时,教练说时间是金,要好好利用,他们都是听教练话的好孩子。

 

马龙总在学英语,却总也学不好。张继科被流放回省队前他在学英语,现在张继科回来了,他居然还在学英语,而且一点进步也没有。同样作为学习不好的孩子的张继科认为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但马龙诡异的“Anglish(鞍山英语)”着实他发指。

 

“马龙又他妈在读英语。”张继科在日记本上写道。隔壁传来马龙清脆的一声,张继科为之打了个寒颤,手一抖写了一个错别字。他咕哝着骂人话拉开抽屉翻找涂改液,翻了半天也没见着影儿。被打扰了创作的张继科非常不爽,他扬手撕掉那一页,团成团用力砸进垃圾桶。

 

张继科跑到阳台,冲隔壁喊:“马龙!马龙!”马龙不为所动。他探出半个身子使劲儿往隔壁屋里瞧,只见马龙正挂着两只巨大的耳机,抱着台复读机念念有词。张继科怒了,声音拔高八度大吼:“马龙!你大爷的!”

 

跟马龙住一屋的陈玘有些看不下去,本着关爱师弟的精神,找了副耳塞隔着阳台悲悯地递了过来。张继科抓过耳塞就往耳朵里怼,边怼边骂:“他就不能闭嘴!”

 

陈玘和稀泥说:“哎,科子你别这样,理解理解嘛,人家龙仔也是有梦想的。”

 

张继科问:“他有什么梦想?”

 

陈玘说:“龙仔说了,要是以后得了冠军,接受采访时候他想说一口地道的英语,好给咱中国人长脸。”

 

张继科闻言更生气了:“滚他娘的,冠军是老子的,他算老几!”

 

陶醉于英语马龙终于注意到阳台的响动,摘了耳机笑眯眯过来凑热闹:“玘哥,继科儿,你们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没什么。”陈玘说,“你快回去用功吧。”

 

“放屁,”张继科说,“我们在说你吵死人了,每天读英语。”

 

马龙眨眨眼睛,无辜地说:“我没有每天都读,我昨天就没读。”

 

张继科恨不得捏死他:“你是没读,可你他妈扯嗓子嚎东风破,我一闭眼睛脑子里就全是你那魔音,你搞得我耳朵都要怀孕了,你有毛病吗?!”

 

马龙羞赧地笑笑,而后看着他的眼睛温柔地说:“那我不读了。”

 

“……”张继科无言以对。

 

陈玘看热闹看得差不多,消掉马龙魔音的目的也差不多达到了,于是适时站出来打圆场:“哎呀科子,你看看你,咋那么小心眼呢,龙仔不就是没天赋么,他也不能学啥都跟学乒乓球似的,他就是想勤能补拙……”

 

不料张继科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他握着拳头扁着嘴,眼圈发红,仿佛受了多大的羞辱一般。不待陈玘把话说完,他扭头就回了房间,门窗都关得死死的。

 

陈玘大为不解:“这咋的了?吃枪药了?”

 

马龙苦笑:“都是我不好。”

 

陈玘揉揉马龙的劳改头——马龙还小,审美还没开始发育,现在的马龙还不觉得头发短到能看见头皮有什么不妥。他安抚马龙幼小的心灵,说:“别瞎想,跟你有啥关系啊。”

 

马龙说:“以后我上水房去练吧。”

 

陈玘说:“水房蚊子老凶了,赶上歼十战斗机。”

 

马龙又笑:“没事儿。”

 

 

 

 

马龙英语没进步,不过英语并不重要;张继科球技没进步,可惜球技比英语重要多了。两年没见,张继科一回来突然发现,现在的他在马龙面前菜得像只菜鸡。

 

马龙别的不说,打球还是在老老实实地进步的。张继科比马龙高,比马龙帅,比马龙会惹小姑娘生气,但这些他都不想要,他只想要和马龙一样的进步,和一场战胜马龙的比赛。

 

队内循环,于张继科他们而言,相当于学生狗们磨人的月考。以前张继科特别喜欢月考,现在他特别烦月考。尤其是你连考试都应付不好,而身边又坐了位成绩蒸蒸日上还有闲工夫搞副业的同桌时。

 

今天对马龙张继科又输了。

 

助教战战兢兢记下最后一局分数,总分4:0,旁边刘国梁劈手夺过本子,捏着圆珠笔把张继科的名字点得全是麻子。

 

“想什么呢你!能不能打?不能打趁早让位置!”刘国梁训斥道,“王皓,王皓呢?把张继科领走,以后他就是你的陪练了!”

 

张继科又气愤又委屈:“你不能这样!再给我一次机会!”

 

刘国梁挥手打发他:“等你有资格管我要机会的时候再来吧。”

 

张继科木立于球桌边,嘴唇被牙咬得发白,眼神亦不知落在哪一处。王皓匆忙赶来,见的是张继科失魂落魄的模样,便揽住他哄孩子似的安慰:“没事儿,刘指导没有恶意,他为了激励你才那么说的。你刚回来需要调整嘛,再说你还有皓哥呢,皓哥当你是亲弟弟,你要学啥皓哥都教你,不赌气了,好不?”

 

张继科吸了吸鼻子,良久才咬牙切齿蹦出几个字:“死胖子。”

 

近来体重有点脱缰的王皓虎躯一震,随即在他背上拍了一掌:“说谁呢!?”

 

张继科恶狠狠盯着刘国梁离开的方向:“老子早晚要打得他让他八个球都赢不了我。”

 

王皓讪笑,不懂该如何接茬。好在救星出现得及时:“哟,龙仔来啦?”

 

马龙乖巧地点点头:“嗯,我来找继科儿一起去吃饭。”

 

“不跟你去,你少来烦我。”张继科偏过头不看他。马龙挠挠后脑勺,有些局促:“今天食堂有小黄瓜……”

 

“你滚蛋。”

 

“哦。”

 

马龙垂着眼睛,伤心又不明就里地依言“滚蛋”了。马龙甫一离开,张继科再也绷不住,弓下身体,攥紧拳头在球桌上发了疯地猛捶。他的胳膊上青筋狰狞,球桌在他的锤击下发出战鼓般的轰鸣声。

 

“科子!听哥说,咱气可以,但咱不能破坏公物!”王皓吓得上去扯张继科,可张继科力气骤然间变得极大,肩膀一拱把王皓给撞得老远。

 

“马龙!马龙!马龙!”张继科砸一下桌面就在牙缝里挤出一遍马龙的名字,“我一定要打败你!你给我走着瞧!”

 

 

 

 

有人问马龙,练就一个滴水不漏的笑容需要多久。马龙听了后奇怪地问:“这种问题为什么要问我啊?”

 

“因为你总在笑啊。”

 

“哦。”马龙不笑了,用零点一秒的时间换上了冷漠的表情。他默默翻了个白眼:我哪知道为什么我总在笑,天生长了张微笑脸怪我咯。

 

在人前笑的人,往往都在人后悄无声息地倒霉。比如现在,马龙正抱着复读机在蚊子肆虐的水房里读他的英语。他给胳膊上的最新鲜的蚊子包掐出一个十字,一周不到,他已经丰收了二十多个包了。不过他也没什么怨言,为人民服务嘛,张继科不喜欢他叨咕英语,那他就躲远点呗。

 

想到张继科马龙依旧十分伤心。张继科以前不是这样的,如果从前他要学英语,张继科会说“那我以后出国你给我当翻译”,现在他学英语,张继科却让他滚蛋。算起来自从第一次队内循环结束后他们就再也没好好说过话。他不希望他们变成这样,但是问题并不出在他身上,于是他就只装成一条死鱼了。

 

“像个刺头一样,拿你怎么办。”马龙无奈地说。他拍死一只吸饱血的肥美蚊子,忽然发觉自己又溜号了:“啊,读到哪儿了?哎呀我这猪脑子,又给忘了。”

 

 

 

张继科像一匹恶狼,虽然他素来也算不上和善,但马龙很想提醒他,不要老是露出那副狠毒的表情,就算不吓到小朋友,吓到花花草草也不好的。但张继科不理他,视他为空气,甚至比雾霾空气还嫌弃。

 

“我做错了什么?”马龙心里有一小块肉一直是揪紧的,他在看张继科陪王皓练球。王皓显得非常愁苦,明明张继科给他当陪练,最后却总好像自己成了张继科的陪练。

 

陈玘在颠乒乓球玩,听到马龙的感慨凑过来坏笑:“错在龙仔早恋了。”

 

马龙夺走陈玘的球,有气无力地说:“我没有。”

 

“你有。”

 

“我没有。”

 

“嘻嘻,龙仔害羞了。”

 

“害羞个屁,真没有。”马龙说着往张继科那边示意了一下,“不是我,是他。”

 

陈玘吓了一跳:“我靠,科子暗恋你?”

 

马龙耸肩:“应该不是暗恋。”

 

陈玘说:“不会吧,那难不成是明恋?看不出来啊,他可倒像和你有仇似的,你都没注意你每天带一身蚊子包来训练他有多开心。”

 

“不知道。”马龙说,“我不懂他,不过也懒得懂。反正我对他已经够好的了。”

 

这话陈玘很同意,而当马龙阴郁地说出这句话时他也不觉得马龙幼小了。现在的马龙好比一个饱经沧桑的中年男人面对不解风情的女人在喟叹世事难料,倘若忽略马龙自身稚嫩的皮相,他简直忍不住想给马龙点一根烟。

 

“这事儿横竖都是科子不对,龙仔你别伤心,”陈玘就这么放任自己出卖自家师弟,“要是科子再犯浑,玘哥帮你绑了他扎上蝴蝶结送你。”

 

马龙听后浑身抖了三抖:“不要,蝴蝶结什么的好恶心,你们成年人也太变态了。”

 

这厢陈玘刚走,那厢张继科便奔着马龙过来了。小狼狗仍是凶巴巴恶狠狠的,不过这些也不妨碍他看起来很柔软,因为他刚经历完高强度训练,他整个人都在淌水。

 

马龙立刻展现出笑意:“继科儿。”

 

张继科从毛巾里钻出来,无视他的问候。“马龙,咱俩约一场。”张继科直视马龙的眼睛,说:“周五晚上。”

 

马龙和善地说:“不想约。”

 

张继科没想到马龙会拒绝,恼火道:“有什么不想约的?凭什么不想约?别告诉我你急着去水房当喂蚊帝。”

 

马龙和声和气地说:“没有凭什么,就是很无聊。”

 

张继科气得发抖:“你说谁无聊?”

 

马龙四下看了一圈:“咦?原来这里还有别人吗?”

 

张继科见他装疯卖傻几乎抑制不住出拳揍他的冲动,他揪住马龙的领子威胁道:“马龙,我话撂这了,你约也得约,不约也得约,你不约我就打你。”

 

马龙也不怕,从容自若地让张继科拎着。非但如此,他还顺势摸摸张继科挺翘的屁股:“你打我我也不约。”

 

张继科屁股一紧猛地扔开他,捂着马龙摸过的地方一脸错愕。一秒钟后他再次揪起马龙的领子:“我操你大爷的马龙,你摸老子干什么?”

 

马龙短促地哼了声,嘴角踢着,像是嘲笑,又像是无可奈何的苦笑。

 

“我不想干什么啊。”马龙摊手道,“我只是在拒绝跟你约架,继科儿你是不是霸道惯了所以连道理也不讲,我遇到我不想做的事了,难道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吗?”

 

“但是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有弱到让你觉得无聊吗?”张继科处于发育期的声带在凶狠地抖,马龙怀疑他激动得快哭了,“马龙,你这样看轻我,我会让你后悔的。”

 

“不是的,继科儿。”马龙很无语,但还是很讲道理地解释道,“你告诉我,我跟你约架有什么好处?我赢了,不过和平常一样,对我来说也没什么意义,而你只会更讨厌我;我输了……”他又是短促地一笑,“没人愿意输球吧,我干嘛要去输球给自己找不痛快。而既然我什么好处都捞不到,那我还约什么约啊。”

 

张继科松开他,二人一阵沉默。

 

“还有事吗?”马龙恢复他礼貌而点到为止的语气,“没有的话我就先——”

 

“马龙。”张继科叫住他。他们凝视对方的眼睛,张继科从马龙眼中看见了自己水色的影子,而马龙从张继科眼里读出了仇恨。

 

“嗯,继科儿?”

 

“这样吧,马龙,你不是觉得无聊吗?那不如我们来赌点什么吧。”张继科倏而绽开一个颇为癫狂的笑容,“我们打一场,输的人给赢的人上,怎么样?”

 

马龙斟酌半天才品味过来“上”是什么意思。而这一回他笑得有诚意多了。

 

“没问题。”

 

【TBC】


车大概在下章和下下章。本来计划是《藏獒驯化日记》的其中一篇,不过因为格调稍嫌正经就不搞那么多姿势了(不。

一如既往想要心小手评论,给不给您酌情吧


最近准备考试特别揪心,写连载的话写不连贯又烧脑,不如先换个口味爽爽再说。《灯塔》不如等我考完试再集中更新(gun)

o
 
评论(34)
热度(323)
  1. 井井不正教主 转载了此文字
© 不正教主|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