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獒】《Seize Me!Seize Me!》(2)

*忙里偷闲更一章,来啊相互伤害啊。

*没tag也懒得放链接,前文自戳头像。

——————————————————————————

2.

 

张继科的食指在球拍胶皮上啪嗒啪嗒敲着节奏,他在寻思着怎么才能赢回一局来。

 

他和马龙在约架,秉着“谁输谁被上”虔诚又诡异的口头约定,躲开教练和队友们在球馆里杀个你死我活。接触不良的灯管悬在天花板上,投放下不怎么匀称的光线,笼罩在这光线下端放上百张球桌的训练馆里如今只剩他们俩,空旷得仿佛下一秒就要闹鬼。而他们间气氛也不怎么和谐,击球都发了狠力,以至于声音格外的大。

 

张继科显得有些焦躁——虽说马龙也没强到哪去,但显然他是更值得着急的那个——他们拼了5局,目前马龙以3:2领先。在一定概率下落后有助于崛起,但这种假设不过绝不包括即将屁股不保的那类情况。张继科移开他敲打球拍的手指,把它的关节塞进嘴里,无意识地啃着。他抬眼偷瞄了眼马龙,马龙背对着他,擦完了汗正在喝水。

 

张继科在心里骂了句娘:口头一时爽事后火葬场,他真他妈后悔当初不过脑子就来了那么一句。他得想办法赢回来,即便赢了他也没什么兴趣去扒了马龙裤子操马龙——毕竟他也就是那么一说,不代表他当真对马龙的屁股抱有什么猥琐的幻想。

 

以现在的状况来看马龙自然也不是打算乖乖挨操的那个。他必须得做点什么。

 

“欸,马龙。”张继科叫了对面的人一声。马龙撂下水瓶转过身:“嗯?”

 

张继科勾起假笑,紧张得心直突突。他死盯着马龙被水滋润过的丰润的下唇,状似无意地扯住领口来回扇风:“那啥,就是想说你要赢了。”

 

“……”

 

马龙咽下那口水,眯起眼睛在心里冷笑。他顺着张继科的意思去看对方刻意露给他的锁骨——反正不看白不看——心想这继科儿还真敢拿他当傻子。贞操都出现危机,不哭丧脸也就罢了,还忽然间笑得跟褒姒似的,就好像他马龙比蝙蝠还瞎、看不出他心怀鬼胎一样。

 

“谁赢还不一定呢。”马龙淡淡地说。他可不是见色起意就忘了正事的人。

 

张继科脸上僵了一瞬,又贼心不死地撩起球衣下摆摁到脑门上擦汗。他余出来的手缓缓摸了把糊在肚皮上亮晶晶的水渍,“嗯,也对。”,他含糊地咕哝道。

 

马龙深深吸了口气,复而慢慢呼出,强迫自己保持理智。手里的塑料水瓶被他攥得变形,他扭过头不去看眼前的光景,免得更为口干舌燥。

 

谁也不知,眼下他尤为想要歇斯底里地高笑几声——哈,这世道可真是今非昔比,不晓得是老天开眼还是幺蛾子成精,有朝一日居然轮到高高在上的张继科来撩他。如果说露锁骨那会儿他不过是被撩出了点无名火,现在张继科肆无忌惮的露肚皮简直让他火冒三丈——他怎么也料不到他的那单纯无害的竹马张继科、居然也对他耍起低劣的心眼,可怜他尚未成年的心智几乎要被这份认知伤害得扭曲。

 

“你休息好了没?快开始吧。”马龙捡起乒乓球吹了吹,再无意跟张继科废话。原本上局结束前他还有手下留情的打算,现在他已经完全不想给对方留活路了。

 

张继科见马龙冷言以对,讪讪撂下球衣掖进球裤里。他本想试探马龙对自己有没有那方面兴趣——亏他还特意留意马龙的裤裆寻找变化——也好让自己输也安安心心地输。但马龙并未透露任何信息给他,白净的面庞纹丝未动,反倒叫他更为慌乱。

 

而马龙又何尝不是,只不过他们都是掩藏情绪的好手,他们向来不善于看向别处,胜利永远是唯一的诱惑。美人计在国家队行不通,打了这么久球,还没听说过哪个职业选手将胜利葬送在锁骨和肚皮上。

 

 

 

他们打得很焦灼。

 

但他们打的都不好。两个人都极不冷静,由于他们在每一板球中注入了太多的情绪,怒火、失落、求胜心、甚至夹杂了无端的憎恨,以及某一种难于启齿的感情。他们本拥有在球场上精于算计的职业素养,此刻却统统丧失了狡猾,取而代之换用一种极其暴力、容易受伤的泄愤式的打法。

 

14:15

 

张继科胜利在望,他对准马龙回过来的、高速飞旋的塑料球狠狠抽了回去。他对这一球寄予极大期望——它会在马龙回球动作完成四分之三的时候钻过马龙手肘与腰侧的间隙,顺利的话还能让马龙难堪地趔趄一下。

 

然而期望越高失望越大,他打偏了。那一球落在球板上偏僻的位置,像被击坠的飞机可怜兮兮地挂到网上。

 

15:15

 

张继科大脑里嗡声一片,他抄起球拍就摔上球桌:“操!”

 

马龙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张继科回过神来,忽觉自己方才很失态,默默又将球拍捡回来,抿着嘴巴垂着眼睛,拿球衣擦了又擦。

 

后面他彻底失去了状态。马龙则猛然冷静下来,干脆利落赢下最后两球。4:2,游戏结束。

 

张继科茫然地捡起球,茫然地用鞋底蹭干地面的汗珠,茫然地擦汗、喝水、收拾东西,然后彻底茫然地、忘记接下来究竟应该做什么。


TBC

 
评论(17)
热度(207)
  1. 井井不正教主 转载了此文字
© 不正教主|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