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獒]《Seize Me! Seize Me!》(3)

*我老龙获奖颇为兴奋,顶着倦意来更一章,依旧没写到肉,因为比起写少儿不宜我更喜欢讲故事(卡肉就卡肉别瞎jb编了)。

奶龙×奶狗

不敢打tag看前文各位请戳头像吧。

——————————————————————————————————

这篇文用一句话可以概括——来啊相互伤害啊。


《Seize Me!Seize Me!》

 

张继科茫然地捡起球,茫然地用鞋底蹭干地面的汗珠,茫然地擦汗、喝水、收拾东西,然后彻底茫然地忘记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马龙唤了他几声,没得到到回应,但见他缩在挡板后呆若木鸡,面色煞白仿佛魂不附体,便走过去推了他一把。

 

“睡着了?走不走?我要锁门了。”

 

张继科猛地回过神,见马龙站在他跟前一副不怎么耐烦地表情,不由得局促地搓搓手心。

 

“走,走。”他跟个泄气的皮球似的,没什么底气地说。

 

马龙关了灯锁了门,二人一前一后沿着楼梯往下走。张继科有意落后于马龙三四个台阶,马龙快他则快,马龙慢他也慢——他不想和马龙靠得太近,何况光是看着对方的背影便已感受得到二人之间铺天盖地的尴尬。从二楼走到大门口本也用不上半分钟,张继科却不切实际地巴望着这段距离可以走三十分钟那么长。该来的总会来,待外面夜色的凉意扑倒他们身上时,张继科也知道他的死期到了。

 

马龙立定脚步,转过身看他。月色穿过云层,昏灰的光亮拍在马龙白净的脸上,显得无悲无喜。

 

“回宿舍?”马龙问。

 

张继科咽了口唾沫:“要不然?”出去开房吗?天哪。

 

马龙耸耸肩,“那走吧。”

 

“马龙……”

 

“怎么?”

 

“……没什么。”

 

他们彼此无声地往宿舍楼走,越是靠近终点,张继科就越心神难安。他两手蜷在裤兜里、掌心湿了一片,而双臂上的血管亦跟着痛苦地揪紧。宿舍楼有些房间还亮着,也有些人已经睡了。他隔壁马龙的房间昏黑一片,张继科远远望着,只觉得那里比太平间还要恐怖。张继科的自尊在脑海中对他咆哮,他不能把自己交代在那儿,坚决不能。

 

他无法想象每天早上出门第一个路过的就是自己像个女的一样被人压在床上(也有可能是在桌上或衣柜里——去他妈的这不是重点)干的地方。他们的楼层住着那么多队友,那些队友会听到他的声音,然后默默记在心里,但永远不会告诉他他们听到了什么。他们只会在茶余饭后嗤笑着讨论他,只会在看见他时露出难以捉摸的表情,他们会永远看轻他、讥讽他、让他低人一等、再也翻不了身。

 

所以他不能,他不能。

 

张继科再也受不了了,突然伸手捞住马龙的肩膀。马龙险些被他拽了个跟头,刚要发火,却见两汪泪水在张继科眼中崩溃地颤动着。

 

“我今天,今天状态不好,”他从未有过何时如此唾弃自己,但他要说,必须说,“今天的……可不可以……不算……”

 

马龙别过头,有些压抑地吸气又呼出。他无意制造沉默,可他一句也反驳不了。天知道他多恨自己笨拙的嘴巴,每当他想说点什么难听的都会词穷。

 

面对张继科,他讲不出一句伤人的语言。

 

他只能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冷漠点,“所以呢?”

 

张继科的拳头攥得更紧了。“我们再比一次。”

 

他清楚地看到马龙的双肩一下子垮了下去。

 

“你说了算。”

 

得到马龙的回应之后,张继科也无话可说。他没脸继续在马龙身边待着,无论有多仓皇,逃是他唯一的念头。他将外套衣领立起来,假装可以挡住自己挫败的脸,缩着脖子加快脚步往前走,经过马龙时朝外侧过身,与马龙擦肩而过。

 

“张继科儿。”走了没多远,马龙叫住了他。他机械地站住,背对马龙,保持那个憋屈的姿势。

 

“张继科儿,”马龙又叫了一声他的全名,“我只问你一句话,你可以不用回答我。”

 

灌木丛里传出几声不合时宜的蝉鸣。

 

“我知道你把我当做跳板、或是台阶,对此我从不介意,也永远不会介意。但是你有没有仔细想过,如果这个台阶永远跨不过去,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会!”张继科忽然激动地冲他大喊:“你少瞧不起我!我不会!”

 

马龙压在肚子里火气被他吼了上来,也拔高嗓音:“我没让你马上回答,出于对朋友的尊重,拜托你说话之前先过过脑子!”

 

张继科愤而揪紧他的领子,他们离得如此之近,近到马龙清楚地听到他的牙根都在打颤。

 

“马龙,你太过分了。你别忘了,我比你先进国家队,比你先升一队,进了一队成绩也排在你前面,以前都是你一直在当手下败将,要不是我——”

 

“要不是你被踢出去两年,现在我还是你的手下败将。”马龙毫不示弱地望进他的瞳孔,“对,你也许说的没错,你身体素质比我优越、球感比我好、天赋比我强,你天生便是个冠军的料。但你别忘了,事到如今,所有这一切那都是你自找的。”

 

马龙话音撂下的一刻,张继科在心中小心翼翼筑起的玻璃墙轰然碎成一地冰晶。终于——他回来这么久了——终于他们把话说到了这番不可挽回的地步。

 

两个人胸腔里都在狠狠地疼痛。

 

“下周五,同样时间。老规矩。”

 

“说话算话。”

 

张继科点了下头,手上一搡将马龙丢进漫无边际的黑夜里。他一边走一边哭,任眼泪一波又一波刷过僵硬的脸颊。他哭得没有声音,宛如黑白电影中的悲剧演员,沉浸在无人能懂的悲伤里苍白地嚎啕。


【TBC】

事到如今这篇文已经成为我的一个Moral Mission了,不更完就好像欠着笔债一样_(:з」∠)


 
评论(16)
热度(155)
  1. 井井不正教主 转载了此文字
© 不正教主|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