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獒]《Seize Me! Seize Me!》(4)

*二更。我一定是在不知不觉中嗑了药......

西八,我居然被自己写的奶龙给苏到了。


《Seize Me!Seize Me!》(4)

 

 3.


张继科写日记的时候,室友许昕垫起脚尖,悄咪咪凑过来看。许昕的大脑袋挡住些许光线,张继科察觉到眼前不正常的阴影,啪的一声合上日记本。许昕撇嘴,寓意不明地“唷”了一声。

 

“马龙。”他向张继科透露自己偷窥来的只言片语,等张继科主动给他下文。

 

“个屁,瞎子。”张继科没好气地说。他从许昕手里抽出棒冰从中间掰开,把长的那截叼在嘴里,短的那截给许昕塞回去。他故意将棒冰咂吧得很大声,以滤掉许昕一遍遍肉痛的“操你妈”。

 

“说到马龙,好像很久都没听到他学英语了。”待棒冰吮掉一大半的时候许昕突然说,“他咋不学了?”

 

张继科白了他一眼:“你自个儿的师兄不会自个儿问去,我哪知道。”

 

许昕乐了:“哟,什么时候轮到我了,你俩不才是连体婴儿么。”

 

“傻逼,少给我阴阳怪气的你。”

 

“你才傻逼,说说都不行,没劲。”

 

 

 

这一周张继科过得,只能用失魂落魄来形容。一开始他只是偶尔出神,后来演变为可以在任何场合发呆——吃饭时、发球时、甚至教练训话的时候。到这种情况频繁到连他自己都忍无可忍的时候,终于有一次,他在训练中途冲出训练馆。

 

他跑到楼下的露天场地,拧开墙角的水龙头,将发胀脑袋浸到其中。

 

太阳穴处的静脉突突跳动,上周五夜晚的那些疯狂画面沿着血液汹涌地崩到脑海中。而明天又是周五了,而他此刻的状态,令他除了必死无疑想不到任何的词来描绘他的前景。

 

自来水流源源不断轰击他的后脑勺,一部分裂成水花在半空四分五裂,一部分绕过耳际从鼻尖簌簌下落。他闭着眼睛想象把自己溺死在这里,直到后颈的领子被人捉住,一股强势的力道把他从水龙头下拎出来。

 

刚一直起腰,白色毛巾便不客气地糊上脸。张继科下意识地把它摁上脸颊,马龙的味道裹住了他。他和个傻瓜一样把自己埋进那张柔软的白色里,就好像这么做马龙就看不见也找不到他了。

 

马龙见他擦得差不多,一把将把毛巾抢了回去。张继科只得面对马龙,支棱着头发,隔着燥热的空气与之对视。马龙心里好笑,不顾张继科的窘迫伸手揉了揉对方被冷水冰红的圆耳朵。张继科痒得缩起脖子,同时似有似无地哼唧出一声鼻音。

 

“怕我?”马龙问。

 

“滚蛋。”

 

马龙的手掌变换姿势,微热的贴上他的脸颊。那形状姣好的拇指沿着他的苹果肌滑动摩挲,张继科在他的触碰下绷紧身子,不协调得像个滑稽的僵尸。

 

“一周没和我说活。”马龙头微微一偏,神情温柔得让张继科怀疑他在哄孩子。

 

“废话。”张继科说。

 

“为什么?”马龙问,“既然不怕我,为什么不跟我说话?”

 

“不想看见你,”张继科身子一歪,又是那副小痞子似的外强中干的姿势,“跟你说话就生气,可以吗?”

 

马龙为这个顾左右而言他的答案哼嗤一笑,直截了当地戳穿他:“你怕输。”

 

张继科烦躁地挥手打发他:“我不会输。”

 

“你一定会。”马龙的手滑到他的后颈,微微施力,然后二人间的距离被压成一个松散的拥抱。

 

“继科儿,我们不比了,好吗?”马龙战战兢兢地揽着他,不敢太近,也不甘更远。他只是抱着,像个贼抱着偷来的宝贝,踏实与倥偬分别来回骚扰他的神经。

 

“不。”

 

“你怎么就……怎么就这么倔、这么傻呢。”马龙无可奈何地连连叹气,“你现在不反悔可就没有回头路了。我是什么人你清楚的吧,我尊重站在对面的任何一个对手,所以即便你状态再差,我依然不会对你留情。”

 

张继科闻言尖刻地笑起来:“马龙你什么时候变得跟个娘们儿似的磨磨唧唧,怎么,能上我还让你委屈了?”

 

马龙没料到张继科会这么回答他,愣了下,随即耸耸肩。

 

“这个……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不试怎么知道。再问一遍,不放弃?”

 

“不。”

 

“呼……好吧。”

 

又是沉默。最近他们间的沉默太多了,多得不像话。

 

张继科目光荡至脚下一块龟裂的胶皮上,顺着它的裂缝爬行。他和马龙的呼吸颤颤巍巍地拧在一处,安静又嘈杂。他努力忽略耳朵上的热感,假装不知道马龙的嘴唇正痒痒地停靠在上面。

 

 

 

这世界上,总有一个人被可以被称之为克星。

 

他自大、骄纵、蛮不讲理,他拿你的温柔当成可再生资源肆意消费,他从不关注你的情绪并总有一万种方式来惹你生气。

 

你陪他练球,给他打饭,怕他刚从省队回来感到孤僻,忍着训练后的疲劳陪他说话。

 

他的眼里只有赢,哪怕他想赢的对象是想陪伴他走向巅峰的你;他为了跨过路障不择手段,哪怕那个所谓的路障是身为他最好的朋友的你。

 

每次你对他说了一点点重话,看到他垂下的眼睑就忍不住心中纠结,然后没皮没脸地过去跟他道歉——即便是用你的方式,拐弯抹角地道歉。

 

你尽你所能地对他好。但他从来没注意到那些。他只会用无穷无尽的白痴行为让你变得越来越神经质。

 

他让你尝尽了初恋的苦果——

 

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可你就是心甘情愿地喜欢他。

 

 

 

马龙抠出随身听里的电池和英语磁带丢进垃圾桶,然后将那小小的机器塞进衣柜最深处的角落。床头闹钟的秒针有节律地跳动,咔哒咔哒,于夜色最浓的一刻掠过最顶端的数字12。

 

又一个星期五惴惴不安地到来。


【TBC】


这一篇非常神经质,我想它大概就是个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的故事……

想看评论(腆脸伸手)

 
评论(34)
热度(188)
  1. 井井不正教主 转载了此文字
© 不正教主|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