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獒]《Seize Me!Seize Me!》(8)

*奶龙×奶狗。继续放飞。这更新速度太感人了,不是我精分就是有个双胞胎妹妹在替我写文_(:з」∠)_

还有,哥们儿们,咱西皮不逆啊!!!


7.

 

一周后。

 

一波体能训练结束后,马龙披着毛巾歪在凳子上喝水。他掏出新买的MP3,挂上耳机调好音量,继续循环蔡依林的新歌。他跟着节奏轻声哼哼,循环了大约三四遍的时候,忽有一只手拍了把他的肩膀,吓得他险些从凳子上滚下来。马龙手忙脚乱摘掉耳机,站起身看拍他的人,竟是张继科的主管教练肖战。

 

“肖指导。”

 

马龙心中狐疑,他早就不归肖战管,而这位前任恩师亦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他把耳机揣进裤兜,毕恭毕敬地背着手等着肖战发话。

 

“龙仔,我跟你打听个事儿。”肖战小幅度招招手示意他凑近点,肖战猫着腰,高了一大截的马龙只好把耳朵凑得更低。肖战小声说:“你知不知道继科最近怎么了?”

 

马龙心里一咯噔,不过脸上倒是看不出什么端倪。

 

“继科儿怎么了?”

 

“他……”肖战的困惑看上去绝不止一星半点,“他不对劲儿。”

 

马龙问:“哪儿不对劲儿?”

 

肖战忧虑地往不远处张继科的方向瞥了眼:“他最近……也太拼了。”

 

马龙哈哈干笑,故作轻松地说:“拼还不好?我可记得他吊儿郎当的时候您气得都要飞了。”

 

“那不一样,不是这种拼法。你看他那动作,就像个……”肖战指了指张继科,然后抬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亡命徒。”

 

“啥?” 

 

肖战连连摇头,道:“你不懂,你不懂,继科现在这情况,急是得急,但状态不是这么来的。欸,我就担心他又哪根筋没搭对钻上了牛角尖。龙仔,你跟他走得最近,你知不知道这小子又开始作什么幺蛾子了?”

 

“不知道。”马龙说。

 

肖战犀利地盯着他:“龙仔,你可别骗我。”

 

马龙表示无奈:“肖指导,我真没有。”

 

肖战见马龙委屈的模样也不好再逼问,只得叹息:“你也别嫌我磨叨,我有时候也是真的拿他没办法,他什么都不跟我说。我不怕别的,就怕他冲劲儿上来脑子发昏,又跟自己较劲,把自己给搞废了。”

 

“哪能呢。您放心吧,”马龙说,“他没那么脆弱。”

 

“行,那我不打扰你了。”肖战点点头说,“龙仔,我知道你俩关系好,他吧,没心眼儿,有时候干脆就是个傻的,你帮我盯着他点儿。我走了,你好好训练吧,小冠军。”

 

 

 

肖战走后,马龙长长舒了口气。他重新坐回凳子上,发着呆,机械地抠着指甲间一小块不甚明显的死皮。脑海中张继科的身影在他眼前成像,来来回回晃来晃去,直到许昕鬼鬼祟祟蹲到他身前,揪掉他一边耳机,把他从幻象世界里拔了出来。

 

许昕眨巴着眼睛,一副有话要说的模样。

 

马龙乜了他一眼,“干啥?”

 

许昕俩眼睛直勾勾锁着他,忽而咧出一个奸笑来。马龙被他那笑整出一身鸡皮疙瘩,抬手照许昕脑瓜门就是一怼。

 

“有话快说,笑什么玩意儿,瘆不瘆得慌。”

 

许昕盯着他的眼睛,笃定地点点头:“失恋,绝对失恋。”

 

“啥?你说我呢?”

 

“说你俩。”许昕说,“你,和科子。”

 

马龙挑眉:“哦?”

 

许昕嘿嘿笑道:“咋样师兄,科子处女朋友不跟你黏糊了,你伤心了吧?”

 

马龙啼笑皆非,“他哪来的女朋友。”

 

许昕说:“你别不信啊,我有证据的,没证据我能乱说吗?我又不是那种人。”

 

马龙拍拍他的脑瓜子:“乖,别往脸上贴金了,你就是。”

 

“信任呢?马龙,咱俩谁跟谁啊,我能跟你胡说么?”许昕说,“我说,我可是你亲师弟,所以拜托你能不能别老把胳膊肘往科子那儿拐,咱秦门间,好歹得有点信任吧。对,说正事,我告诉你哈,前几天我跟科子去洗澡,然后我看——”

 

马龙一想起那事儿就烦躁,站起身打断他:“行了我要训练去了,不跟你扯犊子。”

 

“不是,你不会真不感兴趣吧。”许昕也跟着马龙站起身,“科子可拿你当最好的朋友,他的事儿你就一点也不关心?”

 

“我怎么又不关心他了?”马龙蹙眉,点到为止地展露怒气,尽量使自己的话显得严肃又令人信服,“女不女朋友的那也是他的私事吧,关心他就有理由干预他的私事了吗?再说既然是朋友,如果他想告诉我们,他会选择自己说出来的。”

 

“哈?”许昕对马龙的回答感到相当费解,他摸着下巴,像个侦探一样歪着脑袋端详起马龙来,“啧啧啧,我真的奇怪了,有时候我会怀疑,你俩关系究竟有没有那么好。我说师兄,科子现在因为那个女的状态不好成那样,你可别跟我说你没看见。”

 

马龙烦躁地呼一了口气:“是是是,你那么瞎都看见了,我怎么看不见?看见又怎样?你去替那女的嫁给他?让开你,别烦我。”

 

“不让。”许昕拦住他不许他走,见马龙企图挣扎,索性当个无赖挂在马龙背上。马龙甩他不掉,伸手使劲儿揪他耳朵。许昕疼得嗷嗷叫:“操操操,马龙你松开,我又不是你家张继科,少他妈拧我耳朵。”

 

马龙松开手,许昕揉着耳朵说:“你知道科子为啥低落吗?很简单,因为他失恋了。”

 

马龙回他个白眼:“哦。”

 

“那你想不想知道是谁?”

 

“哦,谁啊?”

 

“哼哼,这你就问对人了。据我依照各种证据分析,科子的神秘女友只可能是一个人。”许昕故作神秘地舔了下嘴唇,然后对他做了个夸张的口型,“枣儿。”

 

 

 

“绝对是枣儿。”许昕信誓旦旦地又重复一遍。

 

马龙顿觉事情的糟糕程度已经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了。

 

许昕口中的“枣儿”,指的正是女队里人气挺高的小姑娘刘诗雯。马龙自然不会不知道张继科和枣儿关系不错,而许昕把枣儿想象成是张继科的女朋友倒也不算完全捕风捉影。张继科回省队前,队里也有不少人乐意开他们的玩笑,张继科有时心情好了也乐于顺着他们跑一下火车,说点什么“以后小枣儿嫁不出去了我养”之类的玩笑话。但玩笑终究是玩笑,和现实可不敢走一个路子。

 

马龙不能放任许昕在那瞎胡闹,因为他更知道那位小师妹绝对不是个能随便惹的主儿。

 

“怎么就扯到枣儿了?”马龙揉了揉鼻梁,脑袋疼。

 

“我操,你又不知道了?你咋啥也不知道啊,”许昕不可思议地瞪圆眼睛,“科子整天在日记本上写诗,不给枣儿写的难道给你写的啊?”

 

马龙又好气又好笑,“写诗就是情诗吗?哥们儿,你脑子有病吧。”

 

许昕没理马龙自顾自地说:“师兄,龙哥,咱是科子哥们儿吧,科子难受咱不能这么干瞅着,咱必须得帮他。”

 

一阵不详的预感浮上马龙心口,他打了个冷战。不行,这场对话必须赶快结束。

 

“别嘚啵了你,我早问过继科儿了,没有的事儿。”马龙在他肚子上掐了一把,警告他说,“你老实点,别他妈给我往女队那边瞎捅咕,听见了没!”

 

“听到了。”许昕说。不过他嘴上答应归答应,不代表他真的会照马龙的话去做。

 

 

 

 

马龙找到张继科,拽住他的衣角把他从球桌扯到走廊:“我们谈谈。”

 

张继科脸上闪过一抹畏缩,随即拂开马龙的手,掩饰地整理了下衣服,再抬头时又恢复他一贯的无所畏惧的神态。

 

“说。”

 

马龙开门见山:“想报仇吗?”

 

张继科闻言讥诮地撇撇嘴:“还来?怎么?你有瘾?”

 

“哦?所以你就打算吃个哑巴亏咯。”马龙耸肩,“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就安心当我的世界第一了,你好自为之吧。”说完作势要离开。

 

张继科猛然一把揪住他,手一拐将他死死摁到冷冰的水泥墙上。

 

“马龙,我警告你,你他妈别给我找死。”

 

马龙听到他呼吸里愤怒的震颤,令他胆颤、令他着迷。但他无视张继科的怒火,甚至朝对方露出一个揶揄的笑容。

 

“你这样可吓不到我。”他说,“你连操我都不敢,我还怕你什么?”

 

张继科凶恶地瞪着他,没说话。马龙探手钻进他的腰侧的衣料,用情色的力道柔捏着。

 

“半个月,老时间,老地点,老规则,敢不敢?”

 

张继科后退几步,看着马龙,倏然笑得邪气又癫狂。

 

“敢。”

 

那来吧。

 

 

 

——————————————————————————————


看到热度和粉丝数锐减,大概是被这天雷狗血青春疼痛小说雷跑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38)
热度(170)
  1. 井井不正教主 转载了此文字
© 不正教主|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