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獒]《Seize Me! Seize Me!》(9)

*奶龙×奶狗。

*大写加粗的预警:虚构!虚构!虚构!人物关系、情节都是虚构,文中没有一个字不是虚构!文中没有一个人的性格、三观不是虚构!这是同人不是现实,理智看文,不对胃口趁早弃,拒、绝、撕、逼。


8.

 

 

古有常理曰:祸不单行。

 

 

这一天连开端都无比诡异。早上马龙刚一踏入踏入训练馆便觉得气氛不对劲,队友们皆如往常一般各练各的,他皱着眉头看了一圈,却也道不出不对劲在哪里。

 

教练还没来,于是他逮住许昕一起练了会儿正手。一组结束后,许昕趁他不注意溜没了影儿,马龙暗骂臭小子就知道偷懒,盘算着等教练来了告他一状,给他加练。他倒没觉得太累,索性拖过一盆乒乓球就地练起发球来。在他斜对面,张继科正给王皓喂球,栽歪身子一手插兜,目光僵直,显得心不在焉的。似乎感觉到了马龙的视线,张继科忽地抬头,与马龙目光相撞。

 

马龙下意识冲他勾了下嘴角,半尴不尬地重新回归到训练里。那厢张继科光顾着看马龙,发出去的球一不小心偏得离谱,径直糊到王皓脸上。

 

“嘿!想啥呢!”王皓把球往他脑袋上扔,张继科脖子一歪,躲过去了。

 

“你等我一会儿。”张继科扔下球拍转身跑了,长腿一迈跨过护栏,凑到马龙身边。马龙奇怪地看他——要知道上次张继科主动找他还是一个月前,为了他们的第一次约架。

 

“那啥,我问你个事儿。”张继科压低嗓音,用比蚊子叫大不了多少的声音说。

 

马龙放下球,“你说。”

 

张继科抓抓头发,显得很难以启齿:“那啥,你看见我的日记本了吗?”

 

马龙迷惑极了:“你的日记本?没有啊,你藏日记本跟藏存折似的,我上哪找去。”

 

张继科心神不宁地点点头:“好吧。”

 

马龙问:“怎么了?找不到了?”

 

“嗯……算了,不是什么大事,可能是不小心掉哪儿去让我给忘了。”张继科干笑,挥了下手不再跟他多说,“你练吧,皓哥等着急了。”

 

马龙忐忑地望着他的背影,心中警铃大作。不对,绝对有什么不对。

 

刘国梁到了快十五分钟许昕才溜回来。刘国梁很不高兴,最近队内气氛有点散漫,今天一大早就让他抓到个典型。他把许昕揪出来当着全队批了一顿,骂他整天嘻嘻哈哈的没个正形。队列里有人听着好笑,禁不住咬肌抽搐,他们笑又不敢被刘国梁看见,于是低下脑袋憋得辛苦。张继科大抵是没藏得住的那个,他和许昕一样是被批的常客,而今天偷笑也没逃过刘国梁的眼睛。

 

“张继科,你笑什么笑,给我出来!”

 

于是今天训练的开场又变成了令人耳朵生茧的“今天点名批评两个人,一个许昕,一个张继科……”

 

马龙在队数年,早已将左耳进右耳出的功夫练得炉火纯青。除非刘国梁点到他的名字,他可以在例行训话的过程中一直保持神游状态,还能下意识在刘国梁说出比较有道理的话时煞有介事地点点头。

 

现在亦是如此,他在脑海里哼哼起已经循环了无数遍的蔡依林新歌,直到刘国梁句子里的“马龙”把他扯回现实。

 

“——马龙你今天就和许昕换宿舍,给我好好看着张继科。”刘国梁说,“就不能让他们俩住一起,两个吊儿郎当的凑一块儿,永远没个上进。”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刘国梁此言一出,马龙和张继科皆露出三观尽毁的表情。

 

“那也不用非得是马龙啊。”张继科委屈地说,“换一个行不行?”

 

“让你说话了吗?”刘国梁严厉地说,“一边儿站着去。”张继科忿忿闭嘴。刘国梁转而面向队列,问:“行,那我就问问,这里面有人愿意跟许昕换宿舍的吗?”

 

队里有人终于憋不住笑,从嗓子里咕噜出压抑的笑声。

 

“我觉得龙仔最合适。”王皓弯起眼睛慈祥地说,引来一声连着一声的附议。

 

刘国梁很满意,两掌啪地一合:“那就——”

 

“那马龙呢?”张继科不怕死地打断他,“你还没问马龙同不同意呢!”

 

刘国梁斜了张继科一眼,意思大概是“很好,训练结束有一万米等着你”。张继科脖子一耿,一副视死如归的悲壮模样。刘国梁压着火气清了清嗓子,转向马龙:“马龙,你有意见吗?”

 

马龙心中一凛,随即浑身上下的神经都跟他罢工了。他不自在地哈哈两声,既不敢说没意见,更不敢说有意见。刘国梁以为他只是害羞,权当他默认了。

 

“看见了吧,马龙没意见,那就按我说的,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张继科嘟着嘴一脸不乐意,刘国梁安排训练任务时,他表现得就像霜拍过的茄子,蔫了吧唧的。

 

然而马龙没料到,被刘国梁勒令换宿舍亦不过是今天的开胃菜,真正的重头戏直到上午训练快结束时才姗姗到来。

 

队员们各自收拾自己的东西,三三两两准备结伙去吃饭。马龙按往常的习惯去找许昕(多数情况下也能顺便找到张继科),唤了两声没人答应,扫了一圈才发现那小子又神不知鬼不觉地溜了。马龙无奈。虽然张继科还在慢吞吞地叠毛巾,但他怎么也拉不下脸装成没事人一样找张继科去食堂。队友们已经走了一半,马龙挣扎了一会儿,决定随便找两个人跟着去算了。正当他打算叫住陈玘王皓他们的时候,训练馆的大门突然被人“砰”地一脚踹开。

 

所有人为之悚然,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射过去。但见“小枣儿”刘诗雯怒气冲冲站在门口,手中赫然是张继科丢失的日记本;而小枣旁边则是她的队友姚彦,姚彦手里正拧着许昕的耳朵。

 

 

 

小枣儿无视睽睽众目,奔着张继科腾腾腾就走了过去。张继科怔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完全不知自己怎么就惹到了人家。

 

“张继科,你是不是觉得很好玩儿?!”小枣在张继科面前站定,冷笑,然后抄起张继科的日记本,狠狠砸进他怀里。

 

“这……”张继科彻底懵了,他茫然地往许昕那儿看,许昕被拽着耳朵,龇牙咧嘴地做口型给他道歉。

 

小枣仿佛受到极大羞辱,平复了下呼吸才对张继科说:“张继科,我现在简直不知道该拿什么词来形容你。我一直知道,你喜欢的人不是我,也没奢望你能把玩笑话当真。虽然我承认我对你有一些好感,可就算你对我没有那种感情,你犯得着做得这么绝吗?”

 

张继科百口莫辩:“什么?不是,等等,我没有——”

 

小枣好笑的哼了声,往许昕那一指,“你想不出什么好方法来,于是就让你的狐朋狗友把你的日记本塞到我包里,好让我知道你心里有人了对吗?你幼稚不幼稚?知不知道在一群朋友面前打开它我有多难堪?张继科啊张继科,我得劝劝你,自恋是病,得治,答应我趁早去看医生,好吗?”

 

张继科扔开日记本,捉住小枣的手腕连连道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不是你想的那样,枣儿,枣儿你听我解释——”

 

“得了吧你。”小枣甩开他,“没人想听你解释,你就和你心爱的马龙,爱怎么腻歪怎么腻歪去吧。”

 

她说完转身便走了,路过门口时姚彦终于丢开许昕,骂他猪脑子的同时往他脑瓜上使劲儿扇了一巴掌。大门再次闭合时,场馆内顿时炸开了嗡嗡的议论声。

 

张继科的目光呆滞地荡到马龙身上,他微微张嘴,上下颌控制不住地打颤。

 

他看上去简直要崩溃了。

 

马龙逼迫自己冷静,他凶狠地剜了许昕一眼,跌跌撞撞跑过去安慰张继科。手刚伸出一半还没来得及触碰,张继科便仿佛触了电般狠狠将它挥开,躲怪物般一步步往后退。

 

“继科儿——”

 

“你闭嘴!”张继科说,他太难受、难受极了,就像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扒光了衣服,难受得想死,“闭上嘴巴。”

 

马龙急道:“你冷静一点,我——”

 

“滚开。”张继科红着眼睛说,“没有的事,马龙,你什么都没听到,我才没有喜欢你。”

 

马龙停在离他几步之遥的地方,距离远得像隔了山海、远得令他想哭。

 

“我才不喜欢你。”张继科重复说,抓过日记本飞快地冲出门去。


——————————————

热度粉丝什么的我都不管了我只写我想写的东西,可以弃文可以骂我取关我,但是不许在我的评论里攻击任何三次元人物,我的博客我说了算,感谢配合!

 
评论(38)
热度(176)
© 不正教主|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