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獒]《Seize Me!Seize Me!》(10)

*奶龙×奶狗;内心舒畅的一章,当然我舒畅你们就压抑了

 再说一遍,本文虚构,虚构,虚构

*空巢老人很寂寞,给点评论,多些关怀。


9.

 

 

“我才不喜欢你。”

                                                          

 

 

张继科使劲浑身解数才在极端的尴尬中开口,他抛给马龙这么一句,随即头也不回夺门而去。马龙接住了他的话,任它化作一柄锤子凿开自己的外壳,令五花八门的情绪统统沿着那破洞泄露出来。

 

他想起一件很久以前的事。

 

那时他大概八岁。那年夏天,自行车突然在小区的同龄人间流行了起来。马龙每天放学后都能看到一群孩子在楼下骑车追逐,那令他很羡慕、很想加入他们。但他不能。一个原因是他下课后要赶去球馆训练球,另一个原因是,他没有自行车,而且也不会骑。

 

每当他路过那些同小区的孩子,他们都会问他:“你怎么不来玩?”

 

他看了看他们娴熟的车技,不太甘心去讲实话,于是撒谎说:“我没时间。”

 

“那你会吗?”

 

“当然。”

 

“既然会怎么不见你骑车上学?你的车呢?”

 

马龙开始为他们的问题感到烦躁。“我早就玩腻了好不好,你们学车之前我就已经骑够了。”

 

这个答案令同龄人们露出钦佩的目光,他松了口气。紧接着他们又问:“那你肯定骑得特别好。周末你骑几圈给我们看看呗?”

 

他开始慌了:“不行,我要练球!”

 

他们说:“你白天练,晚上又不练,那就晚上出来玩嘛。”

 

马龙开始不知所措。先前他出于自尊原因撒了个小谎,却没料到后面居然要花上各种功夫没完没了地装饰它,最后还搞到自己骑虎难下。现在澄清自己没有自行车已经晚了,于是他只好先答应下来,待回家吃晚饭的时候腆着脸跟父母开口说想买一辆。

 

第二天下课后,他爸当真带他去了商场,给他买了一辆非常漂亮的车。他一见到那辆车就被它迷住了,他推着它回家,哼着歌,就仿佛全世界最珍贵的宝贝正载在上面。转眼他与那些孩子们约定的时间到了,而他还是不会骑车——那是当然,他还没天才到只隔一天就学会——但好歹现在他拥有了一辆能与其他人平起平坐的东西。那天晚上他推着它出去,看见它在阳光下锃亮的车身,忽然心中一紧。他注意到一件事:它太新了,新到让人不用看就知道他先前说的是谎言。他停下步幅,开始不甚情愿地往车身上抹尘土——这似乎能让它看上去更像一辆符合他形容的旧车。

 

“欸?马龙,你怎么推来了?你真逗,有车怎么不骑呀!”

 

“训练崴脚了。”

 

“没劲。嚯,你车真帅,既然你骑不了,借我们玩玩?”

 

他就这么眼巴巴地看着那些家伙粗鲁地跨上他——一次都没骑过的——新车,还玩起了花样。他们几个人摞在上面、又蹬又揣、肆无忌惮地打闹。他气得想吼出声,告诉他们那是他的宝贝,别他妈给他摔瘪了磨坏了,但他不能,因为它只是一辆“他玩腻了的旧车”;他想追上他们把他们扯下来,最好还能揍一顿,他也不能,因为他“在训练中崴伤了脚”。

 

于是他就只能忍着怒火,等他们把他的新车糟蹋够了再还回来。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他听见他们把它摔倒又扶起,反反复复,金属摩擦碰撞声不绝于耳。

 

那天结束后,他沉默着把车推回去,走到没人看见的地方难过地哭出声来。他打了盆水,蹲在地上一边哭一边洗掉车身上肮脏的泥土,而擦干后他更看得清那上面遍布着的一道又一道凹陷的创痕。

 

 

人又何不是种行为举止常常违反常理的生物,越是在意,就越发刻意糟践;喜欢一个人又不愿承认,就偏要在凡事中把他塞到最令人心寒的位置。十七岁的马龙不懂,自己的存在是有多么令张继科感到不齿,才让对方处处针对自己;他更不懂,明明是一份两情相悦的感情,为何却沦落到非要被什么狗屁约定搅成一团糟烂、下作又锥心的地步。

 

他刚刚得知自己喜欢的人也在喜欢着自己,可他感受不到一丝欣喜。因为在那一刻他也得知了,张继科对他的喜欢,不过是对无数事情的喜欢当中,最廉价的一种。

 

 

 

 

马龙回去宿舍的时候,许昕正贴在门上苦苦哀求张继科开门。张继科真的是气坏了,他把自己锁在了屋里,谁也不放进去。

 

“科子,算我求你,你别这样行吗?我做错了,真的错了,你想怎么罚我都行。”许昕不知第几遍重复,自然徒劳。马龙听到屋里传来很大声响,估计是张继科在砸东西。

 

马龙把许昕从门上揪下来,许昕低落地说:“师兄,你骂我吧,你不骂我我都不舒服。”

 

马龙皮笑肉不笑地勾勾嘴角:“不用着急,账以后慢慢算。”

 

许昕大气不敢出,只敢试探地抬眼瞥他:“那你现在知道科子对你——”

 

马龙不耐烦地打断他:“我现在不想跟你谈心。他在里面干什么?”

 

“科子?”许昕小心翼翼地打探他的表情,窘迫道,“他在收拾行李。”

 

马龙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操”,气愤地在原地绕圈踱步。他看起来正憋着股邪火,随时能暴起一脚踹碎门口的垃圾桶。好在他还是控制住了,他摊开手掌伸到许昕面前:“钥匙呢?”

 

“啥?”

 

“钥匙,”马龙咬字很重地重复道,“你宿舍的。”

 

“这……”许昕哭笑不得,两手一摊,“我要有钥匙还在这儿傻站着干嘛,平时都是科子带钥匙,我从来都不拿。”

 

马龙怒道:“哥们儿,我能不能问你一句,你究竟还能干点什么?”许昕哪敢辩解,畏畏缩缩躲到一边。马龙不跟他废话,掏出自己的钥匙,拎起许昕走到隔壁宿舍开门、进屋。他把许昕拖到阳台,先是打开窗子、伸头往张继科宿舍那边打量一番,又朝下面望了望。

 

然后他转而对许昕说:“如果我掉下去了,赶紧喊人,听清楚没?”

 

许昕吓坏了:“我操不是吧?马龙你要跳楼?”

 

马龙用力往他的猪脑子上扇了一巴掌:“跳你爸爸,我要过去找继科儿,他那边窗户没关。”

 

“不行!”许昕算是明白了,马龙疯了,居然要爬窗。他死死拽住他:“坚决不行。我说哥哥,你用什么方法解决不行非要跳阳台?这可是七楼,万一……”他咬了咬嘴唇,实在说不下去那个万一,“再说今天这事儿都是我的错,你非要跳那我也跟着跳。”

 

马龙握住许昕的手腕,使上蛮力将它从自己胳膊上扯了下来。

 

“给我们留点时间独处,”马龙弯起笑眼,警告他,“我跟他才是室友,谢谢你。”

 

 

 

马龙全身悬空,扒着水管胆战心惊地往张继科的阳台挪蹭。脚下地面距离他足有二十几米,这意味着稍有闪失他便得落得个非死即残的地步。他一边挪一边气得想笑,不由在心中暗骂:张继科你这小王八犊子,假如我因为你掉下去摔死了,小心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其实距离并没有多远——毕竟张继科和陈玘还能隔着阳台递东西,但等马龙推开张继科的窗户翻进去,他觉得自己刚才似乎把半辈子的胆量都透支了。他朝许昕挥了下手让他放心,转身推门进入张继科的房间。

 

“你——”张继科明显吓坏了,他傻愣愣地盯着马龙,疯狂撕扯日记本的动作也随之骤止。可怜的日记自他手中跌落,掉在地上,散了个七零八落。马龙望着那一地碎纸,一时不知该作何感想。

 

“有那么难以接受吗?”马龙将它捡起来,拂掉其上的灰土。它的表面很平整,看得出它的主人平时有多么爱惜它。

 

“喜欢我有那么让你难以接受吗?”

 

“还给我!”张继科回过神扑过来抢,马龙身子一侧避过他。张继科气急败坏地指向门口:“不还就给我滚出去,少来我这耀武扬威的!”

 

马龙忽地就乐出声:“我住这里,你让我往哪滚?”

 

张继科说:“我会跟刘指导说的,不用你和昕子换宿舍。”

 

这回马龙彻底笑开了,伸手拍拍张继科的脸颊,动作里含着份破罐子破摔的轻浮。

 

“张继科儿,我算是服了你,都到现在这地步了,你还他妈的给我避重就轻。你当真觉得问题出在宿舍上面?”

 

见张继科一副宁死不屈的表情,马龙索性直视对方双眼,半是挑衅半是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那我就换一个说法好了:你是不是以为不跟我住一起、或是干脆彻底看不见我(他说着讽刺地踢了脚张继科敞开在床边的行李箱),你就不会继续喜欢我了?你输我的球就没输过了?我操过你的事就没发生过了?哈,小枣儿有句话说的真没错——你幼稚不幼稚?”

 

张继科彻底震惊了。他用了整整十秒钟才看清对面咄咄逼人的家伙真的是马龙,接着又用了十秒消化马龙方才说出的一番话。

 

马龙对他,何时不是忍让的、纵容的甚至溺爱的,而刚才——他无法习惯,甚至一时间无法做出反应——马龙可从未对他如此刻薄过。

 

“你躲不掉。”马龙说,“你被我操的时候是怎么哭怎么爽怎么射的,你想忘,我还帮你记着呢。”

 

马龙无法形容他说出这句话时心中是何等百味陈杂:他们往日里形形色色的亲密与疏离,此刻他内心的失落与张继科窝藏于眼中的怯懦与耻辱,统统混沌地融合起来,像个能淹死人的泥潭。他用力将笑意贴在脸上,却阻止不了它在张继科满怀恨意的目光中土崩瓦解。

 

他捏紧日记本脆弱的边缘,支棱出的纸页划破手指,染了一圈刺目的红。正当怒不可遏的张继科准备一拳揍上他的脸,一颗眼泪突然从他红透的眼眶里跌了出来。

 

“继科儿,如果你偶尔扪心自问一下,你不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吗?”

 

马龙捂住脸,倏然间哭得像个八岁的孩子。

 

他管不住自己的嘴,只听到自己滔滔不绝地控诉着:

 

“你走了,让我等你回来,我就等了你两年;你回来了,我本该高兴,却忽然莫名其妙变成了你的头号敌人。张继科儿,我对你不好吗?好的吧?我给你打饭,陪你练球,像照顾女朋友一样照顾你,你呢?你一直对我颐指气使,而我有因此骂过你一句吗?”

 

“……”

 

“你要约架,我跟你约了;你要毁约,我也让你毁了。你只在乎什么时候跨过我这个该死的障碍,而我却自作多情没完没了地担心你会不会由此恨上我。你说我是不是特别贱?而这一切发生的原因,只不过因为我不小心被你喜欢上了。”

 

“马龙……”

 

“拜托你赢我吧,好吗?赶紧赢。”马龙疲倦地说,“继科儿,我真的受够了。我想等你赢了我,你就觉得我其实很没用很无趣,根本当不了你永远的对手也做不了你前进的动力,然后你就会对我失去兴趣,不用再老想着我,也没必要继续喜欢我,然后我也可以解脱了。”


 
评论(26)
热度(171)
  1. 井井不正教主 转载了此文字
© 不正教主|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