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獒]重点部位拒绝描述(一发完)

*去年的硬盘文,填吧填吧发出来了。无厘头,挺雷的,还开了个假车。

《重点部位拒绝描述》

 

张继科背对马龙换衣服,拽住衣角往上一撸,上身扒了个干净。他抹了抹胸口几道横亘的汗渍,头也不回对马龙说:“你别色眯眯盯着我昂。”

 

马龙面不改色说,“继科儿,我发现你裤子又紧了。”

 

张继科浑身泛起一阵神圣的颤栗,捂着屁股回头看马龙。马龙替他分析:“最近臀肌锻炼得不错?”

 

张继科谦逊地笑了:“哈哈哈。”

 

马龙又问:“需要我帮你检验一下吗?”

 

张继科揪紧裤腰:“不用,不用。”

 

 

张继科对自己的身材的态度是:总体来说还算满意。总体满意的意思是指,还有那么一丢丢的地方他不满意。

 

他身高傲人,骨骼舒展,坐拥饱满的臂肌,恰到好处的胸肌以及坚如磐石的腿肌。他皮肤敏感一晒就黑,配以狂野的纹身和小草坪似的腿毛,一看便是个行走的荷尔蒙聚集体。他外貌很爷们儿,这是他满意的地方。

 

然而令张继科时常苦恼的是,对于一个爷们儿来说,他的屁股长得过于丰满了。

 

第一个发现这个的是马龙。

 

 

马龙,东北人,自称中国队长,实际上没人拿他当队长。马龙有个毛病——严肃了半截就笑场,所以队里没人怕他。但别人不怕马龙,张继科怕,因为马龙不单是他队长,还是他对象。

 

马龙跟张继科的屁股正式负距离接触那天正值比赛日,马龙赢完球还不尽兴,老觉得一腔邪火没地方发泄。打一架不如打一炮,于是他买了朵玫瑰花,改去敲张继科的房门。张继科接过花,小脸儿兴奋得黑红黑红的。马龙势在必得地盯着他问:“怎么样,接受吗?”

 

没想到张继科这糙老爷们儿忽然娇嗔起来,捏着花拧来拧去的好不腻歪:“那……你看我能吃还专门吃贵的,爱打麻将还当散财童子,爱买东西爱花钱,对,我还喜欢撩骚弟弟,你还愿意不论生老病死都纵容我爱护我对我始终如一吗?”

 

东北奶龙闻言豪气地拍拍张继科的肩:“这些都没问题,你就先说你抗不抗揍吧。”

 

张继科一哆嗦,手里玫瑰花给撕了个稀碎。

 

性是天性,性是自由,性是构建爱情的基石。打了第一炮后,通常就理所应当发展出第二炮第三炮第四五六七炮,他们二位也不意外地食髓知味——可想而知,那耐力,那爆发力,那持久度,运动员跟普通人能一样么。

 

终于有一天床战过后,二人汗津津地往一块儿黏糊,彼此心里都滋生出一份区别于性欲的温情来。雾气缭绕浪漫满屋,气氛恰到好处。在二人关系里出于占便宜位置的马龙主动承担起了告白的厚脸皮:“结婚吧,继科儿。”

 

张继科那个高兴呀,缩进被窝里吭吭吭地乐:“真的呀,我哪儿好啊?”

 

马龙斟酌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说:“哪儿都好。”

 

张继科贼心不死地问:“那哪儿最好呢?”

 

马龙说:“屁股最好,可丰满,有弹性。”

 

张继科闻言愣了愣,随即轰隆一翻身背对马龙,赌气不说话了。

 

伤自尊,太伤自尊了。

 

 

张继科开始留意其他人的屁股,然后照镜子对比自己的屁股。多次简单重复试验过后他得出结论,他的屁股好像真的比别人大了一圈圈。以往没人说,他也就未曾在意;如今被马龙三番五次挂在嘴边上,也是令他说不出地难堪。

 

每逢双打结束,他们都会或击掌或拥抱以示友好。今日公开赛打完,马龙居然又在众目睽睽之下拍了掌张继科的屁股。

 

张继科有些生气,但当着屋子观众的面又不好发作。

 

被马龙掌心撩过的地方热乎乎的,若不是有布料盖着,肯定能看见羞涩的粉色。

 

马龙还有单打比赛,张继科没有。他走出体育馆随便应付了下记者,怒气冲冲回到休息室。

 

妈了个巴子的马龙,老子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瞧瞧,老子就不姓张!

 

 

迅哥曰:真正的勇士,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马龙绅士风度,久经百战,今天稀里糊涂得了个亚军,也是笑得云淡风轻。他从微博上刷出一片“廉颇老矣”,不禁撇嘴嗤笑,一群娃娃,脸皮还是太薄。胜败乃兵家常事,输就输呗咱又不是没输过。

 

再一刷,一张风格迥异的照片跃入眼帘。配字曰:“大家快看,马龙又摸张继科屁股了,他俩到底啥关系?”

 

评论中有不怕事的直男曰:兄弟一生一起走,但屁股一摸,谁不尴尬谁是狗。但张继科也不尴尬呀。

 

众人恍然大悟。

 

刚跟他打完决赛的小胖忽然沉甸甸挂上他后背,眼睛往他手机上瞄,跟他一起分享张继科被摸屁股的图片。小胖问:“龙哥,和尚摸得我摸不得?”

 

马龙深沉道:“你摸不得,和尚也摸不得。你龙哥我不是和尚。”

 

小胖赞许道:“龙哥真男人。但我们确实摸过,大家都拿科哥当哥们儿,不像网上说的那么猥琐。”

 

马龙问:“哦?啥感觉?”

 

小胖想了想,说我忘了。马龙深思熟虑后决定放过他:“以后不许摸了。”

 

 

 

打发走小胖,马龙整理衣衫,推开张继科屋子的门。一进屋,他便给床上的景象吓愣了。

 

张继科光着屁股骑在枕头上,笨手笨脚地给自己戴套。马龙走进一些,发现地上还扔着几个,估计是让张继科给戴废了。

 

马龙开口没忍住东北腔:“你嘎哈呢?”

 

“等着。”张继科恶狠狠地说,“老子今晚要干你。”

 

马龙咽了口吐沫,尽量冷静地问:“我哪惹到你了吗?”

 

张继科手上一打抖,又戴废了一个。他憋红着脸,把废套往马龙脸上甩:“马龙你,是不是到哪天我被人大卸八块扔水里了,你也要先救我屁股啊?”

 

马龙想象一下那副场景,一阵恶寒:“你要真那样了,我还救你干啥。你到底怎么了?”

 

张继科气得往枕头上一坐:“你说我怎么了,你整天盯着我屁股,就不能想点我别的好!”

 

马龙道:“别的我也没亏待你什么呀。你这脾气发得莫名其妙。”

 

张继科说,“可你这样让我觉得我就是个屁股。”

 

马龙无语了,“你这什么逻辑,你怎么能等于屁股呢?怎么,我对象屁股长得好看,我喜欢还不能夸了?你这指控不成立。”

 

张继科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马龙默默在心中比了个“耶”,无论打球还是套路人,战胜张继科的方式都很简单:先把张继科带进自己的节奏里,然后用自己的经验打败他。

 

张继科说不过他打算来硬的。“我不管,今天我就非要操你一顿,让你除了屁股也记住我点别的。”他说着又撕开一个套,继续往小兄弟上招呼。马龙抱臂旁观,挑高一边眉,好像在说我看你什么时候能戴上。

 

张继科忙活半天,还是弄不牢靠。马龙无奈地帮他把套揪下来:“别费劲了,我用的型号你戴大。”

 

张继科僵在床上,兀自消化着马龙的话,随后垂头丧气,委屈得人都蔫了。马龙把裤子脱到膝盖,推倒他压在他身上,就着刚才的套给自己戴上,该干嘛干嘛。剧烈运动之中张继科故意用后脚跟砸马龙的屁股——也挺翘的,可惜没他自己的圆乎——操不到也不能让马龙太得意了。马龙抓住他的脚踝往他肩膀压:“你能不能老实点?”

 

张继科不顾俩人还连着,在马龙下面一拱一拱:“你等明天的,我让他们给我安排减肥训练,专减屁股。”

 

马龙听了好笑,语重心长告诉他:“减不掉的,那个只能越减越圆。”

 

张继科急了,“那怎么办啊,我不想要这个形状的屁股。”

 

马龙停下动作,不操了。张继科刚想问他干嘛,马龙说:“用别的方法补偿行不行?”

 

“什……什么方法?”

 

马龙变戏法似的不知从哪儿变出个钻戒来,“这个行不行?”

 

张继科眨着眼睛咬着手指,像个不谙世事的儿童。马龙受不了他一副懵懂相带给自己的罪恶感,从他嘴里拽出爪子,三下五除二把戒指套在他的短手指上。

 

“行吧。”张继科事后诸葛亮地说,还装得不情不愿的。马龙架高他的腰,一边往他要命的地方顶一边往他臀肌上探,“摸摸行吗?”

 

张继科被他顶得哼哼唧唧两眼发白,哪还顾得了那么多。“摸摸摸,你摸,随便摸。”马龙应他的要求又捏又揉摸了个爽,腰上冲刺几下往深处一挺,趴在他身上。

 

缓了一会之后,马龙瞥见地上一堆报废小雨伞,唏嘘道:“你说你,何苦做这些无用功。”

 

张继科有气无力地捶他一把,“滚,早晚有一天……”

 

马龙不想犟嘴,在他湿漉漉的重点保护部位上拧了一把,他果然乖乖噤声了。

 

 

 


 
评论(18)
热度(211)
© 不正教主|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