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书记】谁不讲道理?

*李达康觉得高育良不讲道理,高育良觉得也是。


《谁不讲道理?》

 

 

李达康寻思着,自己的人生可能被什么超越无神论的东西盯上了,否则没法解释那些时时刻刻纠缠他的诡异:

 

他学的理科,却做了文秘;好不容易处个对象,还是个男的;是男的也就算了,还是同僚;同僚就同僚吧,可这位同僚居然每天都他妈跟自己吵架。

 

跟同僚兼上司处对象的后果就是,极容易把工作和生活混为一谈。吕州市二位领导年过四十,早过了你切菜我掌勺,团结友爱严肃活泼讨地论党章党纪的年龄。他们尝过了权力的甜头,如今都想把对方管住。

 

结果就是,他们二位打起来了。

 

时逢新年,家家户户皆往家倒腾年货,唯独李达康是个异类,翻箱倒柜收拾行李准备搬家。

 

李达康从楼上搬下一只大得能把自己装进去的行李箱,拖到衣柜前打开,拽下各色衬衫西装以及老干部专属服饰,连同衣架统统甩进箱子里;装完衣服,他又拖着箱子到书桌前,抓过一沓沓文件随手捋了把,加上钢笔墨水瓶,也扔进了箱子;然后是手提电脑,他似乎指望把对高育良的气都撒在无辜的事物上,手一扒拉,打开的电脑啪的一声掴上了。他把电脑也往箱子里装,可惜箱子被他塞得乱糟糟的,没空地了。

 

他试了几次,没成功,捡出电脑,竟气急败坏地往箱子里踩了几脚。

 

衣服有的都是几千上万一件,他倒也真舍得。

 

高育良没李达康那么爆的脾气,任李达康楼上楼下来回折腾,他自一脸佛像,手捧茶杯歪在沙发里岿然不动。沙发上摆着一张李达康就任吕州市长那天跟自己的合照,照片上他们以颇具亲昵意义的距离并肩站在一起,他戴着眼镜笑,李达康顶着双眼皮笑。在别人看不到地地方,他的一条胳膊绕在李达康的腰上,手掌暖烘烘地贴着身边人瘦得依稀可触的脊椎骨。

 

所有照片里高育良最喜欢这张,并不想让李达康带走它。趁李达康还没注意,他迅速抓过相框坐到屁股底下。

 

李达康不愧是个眼睛贼的,余光一扫便知高育良在搞小动作。

 

李达康眉毛一挑,气势汹汹道,藏什么呢你,屁股抬起来。

 

高育良故作无辜,手一摊,道,我在你李市长面前还有秘密吗?

 

高育良,你别贫。李达康咄咄地说,你是不是把月牙湖的规划书藏起来了?我警告你,赵瑞龙那个破美食城不行就是不行,你别耍心眼!

 

我也没说行啊,这也没什么规划书,你别太敏感了,小心气到自己。

 

是你在气我!

 

哎哎,你别激动。

 

我激动了吗!你别废话,给我把屁股抬起来!

 

李达康袖子一撸,连推带搡要把高育良掀翻,不停找机会把手往高育良屁股下面伸。高育良也不惧他,坐死沙发垫坚守阵地。李达康到底属于疏于锻炼的那类人,推了一会儿没推动,两手空空败下阵来。

 

高育良,你行。李达康说,我不管你了,你爱批就批去吧。他回到他的大行李箱那,继续捡东西往里扔。什么玩意啊,有时候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故意的,我说改革,你就要稳定;我说往东,你就偏要往西。你存心气我呢吧!就那美食城,我说过多少遍了,吕州三百万老百姓,就一个月牙湖,万一污染了……

 

高育良脑子里嗡嗡嗡的,像飞进去一窝苍蝇。李达康平时怪安静的,怎么一跟自己就嘚啵个没完呢。

 

达康市长,稍微停一下。

 

……你就是不信我,有些话我没法说的太直白,我还能怎么办啊!李达康也是急火攻心,高育良说什么也听不到了。我是为你好,你没良心!我要拦你的路吗?我是不想让你沾上那赵家人的一屁股屎,现在搅和进去了,到时候出事了擦都擦不干净,你懂不懂!

 

高育良听烦了,李达康!

 

李达康浑如被摁了什么神奇的开关,登时闭嘴了。

 

唯独一双眼睛仍不服气地瞪着。

 

高育良沉默方许,终是跟他发不起火来,浑身压力像没扎牢的气球,慢慢泄了出去。

 

你这,他伸手指了指李达康的行李箱,又要分手了?

 

我……李达康如同被说到什么难堪的事,半张着嘴,结结巴巴的。高育良持续地注视他,在他审度的目光下,市长的自尊心有些受伤了。

 

对!李达康道,就是要和你分手。你找赵瑞龙上美食城过去吧,我还不伺候你了。

 

高育良不想跟再吵,所有情绪渐渐酿成一个苦笑。

 

那吃了饭再走吧。

 

高育良,你,你!李达康指着高育良,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什么所以然。吃就吃!锅是我背来的,凭什么不吃!

 

言罢又卷着一身怒气回楼上去了。

 

 

 

高育良到储藏室抗了把锄头,换上胶皮靴子,到园子里,刨地。他挥起锄头,重重落下,如此反复,兢兢业业如同一位专业的农民。

 

几粒汗珠悬挂在下颌上,里面容纳了几微升日光。他握着锄头,凿进土里用力勾两下,刨出几颗新鲜饱满的土豆。

 

李达康靠在二楼窗台上抽烟,耳朵里尽是高育良铲地的咔嚓声。

 

 

 

半小时后高育良带着几个土豆和几根水黄瓜回来。打眼一看,李达康闷闷坐在客厅沙发上,嘴巴扁着,也不知在想什么。

 

他把土豆送去厨房,又把肉和海鲜都从冰箱拿出来放在盘里准备着。既然是散伙饭,总不能吃得太寒酸了。

 

红烧肉吃吗?

 

他甩甩手上的水,问李达康。

 

你太胖了高育良,把相框给坐碎了。李达康也不看他,抄起相框往茶几上重重一放,答非所问地指控道。用你工资买新的,我不管。

 

高育良想了想,又把肉和海鲜放了回去。

 

他们工资都不高,能省就省点吧。

 

我说高书记,你一生气就去刨地,什么毛病啊。高育良给土豆切丝时,李达康问,你真的是政法系教授而不是什么农业专家?

 

怎么,李大市长嫌弃啊,嫌弃你别吃。高育良动作不停,切完土豆切黄瓜。有口福享受就得了,哪儿那么多话,知足吧你。

 

李达康坐直身体,神情严肃。我问你哈,刚才发现你在园子里搭了架子,那种的是什么?

 

啊?高育良略作思考,回答,那个啊,种的甜瓜,新品种,可甜了。

 

李达康一下又急了:你还种甜瓜,忘了自己糖尿病了?怎么不馋死你啊!

 

吼什么!高育良把切了一半的黄瓜往菜板上一撂,给你种的,我不吃!

 

哦,那还差不多。李市长咕哝道,看高育良手上忙乎,也不管他,捞过遥控器自己看电视去了。

 

 

 

 

后记:

 

赵瑞龙第五次来找高育良时,高育良没躲掉。

 

高书记,我那美食城……

 

高育良心想,这小兔崽子咋那么能纠缠呢,不知道的还以他为看上我了。

 

赵瑞龙十分不拿自己当外人地霸占着高育良办公室的真皮沙发,这次他穿了身骚包的粉红色,当着高育良装模作样拢了拢衣襟,咧出个写作谦虚读作算计的笑容。

 

高书记,真不是我烦你,大过年的,我能诚心给你添这个堵吗?赵瑞龙真的好像很讲道理的样子。这个美食城吧,我们老爷子也发话了,肯定是要开的。至于这批地嘛,反正这吕州能干这个的就俩人,不是我李哥批就是你批,到时候怎么都跑不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高育良默然叹气。

 

你就别找他了,他说,把他调走,我给你批。

 

诶,成!赵瑞龙喜道,我就知道您最通情达理。

 

别急着办。高育良心情郁闷,面无表情地嘱咐说,多缓两个月,我园子里瓜还没熟呢。


END.

评论(47)
热度(239)
© 不正教主|Powered by LOFTER